95.東方
95/264

95.東方

  蕭東林:謝謝你救我……

  

  兩人坐在演武場門外的臺階上,互相看著對方,雖說羽早就知道蕭東林掉到了D組,本以為不過是辛苦點,但沒想到D組的環境居然這么惡劣,簡直就是像在被當成人體沙包來揍一樣!

  

  羽:自然不會做吃力不討好都的事情,我是來邀請你打卡位戰的,

  

  蕭東林的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羽和夏星打卡位戰這件事情現在學校幾乎人人皆知,羽是怎么會想到找自己打卡位戰的呢?自己明明這么弱……

  

  蕭東林:我不行的……

  

  羽,不試試怎么知道不行!你的BUG,我想到辦法解決了,

  

  羽對蕭東林的能力和弱點簡直了如指掌,蕭東林的能力是空間扭曲,在他指定的范圍內,空間會產生扭曲,所有的東西都像是膠化了一般,軟軟滑滑的,就連身處其中的人也會有相同的狀態,這時候,只要受到一點的外力,都如同像是被子彈擊中了一般劇痛無比,

  

  雖然發動這個能力所需要的藍量不多,但是想要長時間,大范圍的維持,對藍量的要求可就是成倍的增長了,所以對于蕭東林來說,就他那螞蟻大小的藍條,一分鐘的對戰對他來說都是漫長的煎熬,

  

  不過這個能力也未免太BUG了,虧的蕭東林藍量著急,要是無限藍量的話,那這豈不是可以毀天滅地!

  

  蕭東林:說說看?

  

  羽:我藍量多,我分你點不就好了,

  

  聽到羽的解決方案,蕭東林愣了片刻,隨后他一瞬間笑成了傻子,這算哪門子解決方案?藍量要是可以分享的話,他至于現在還待在D組?

  

  見蕭東林不信,羽輕輕將手搭在了蕭東林的肩膀上,漸漸的,蕭東林的笑聲緩了下來,隨后,嘲笑的表情漸漸被驚恐的表情替代,他看著面前的羽,大張著嘴說不出話來,

  

  羽:那說好了,周六演武場等你,

  

  說完,羽便起身走開,只留下了目瞪口呆的蕭東林,

  

  好了……,那么……,下一個隊友……,會是誰呢……

  

  焰:我記得我和你說過了,你的身體是我的……

  

  宿舍B棟2054室,此時,焰正站在床邊,新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一旁的地板上,一個全身赤裸的胖子正打著鼾,

  

  焰今天下課的時候忘了和新說,明天集合的地方改到演武場了,所以趁著回宿舍前,焰專程轉道過來瞄一眼新,沒想到……

  

  新:我也不知道他是誰,我剛開門,他就……

  

  現在的焰不想知道過程,他看著面前糟糕的情況,眉頭緊鎖,

  

  另一邊,羽繼續滿世界混臉熟,不過隊友這件事情,不是說能解決就能解決的,所以羽也不是太急,反正今天才第一天,

  

  這時,中庭,月狐和羽擦肩而過,此時的月狐正趕著去找阿離,完全沒心思注意周圍的人,被月狐無視的羽扭過頭來看著月狐離去的背影,心里涌上了一絲落寞,

  

  就在羽轉過身來繼續朝著教學樓處走時,一位男生迎面和他撞了個滿懷,被撞翻在地的兩人不約而同的吐出了臟字,可是當睜開眼睛的時候,兩個人都愣住了,

  

  羽:你是?

  

  看著面前熟悉的面孔,羽突然感到了一絲恐慌,他趕緊從地上爬起來,

  

  爍:你是誰??!走路不看的???

  

  看著面前與自己長相并無二致的少年,爍的心里也是慌得一匹,

  

  不過就算這樣,他還是有些嘴上不饒人,拍了拍身上沾到的灰塵后,爍側過身來準備從羽的身邊走過去,可是,羽會這么輕易得放過他?

  

  一把拽住爍的手腕,羽一個側身將他再次按倒在了地上,因為手被扳倒了后邊,爍疼的哇哇大叫,此時的羽感覺非常微妙,就像是自己被自己按在地上摩擦了一樣,

  

  羽:回答我的問題……

  

  爍:爍!東方爍!快!快放開!要斷了要斷了要斷了??!

  

  爍的另一只手不停的朝著背后晃悠,可是這個體位,就算想要反擊,也不太可能碰得到,

  

  羽:別動,再動給你扭斷了??!

  

  這么說著,羽又加了幾分力道,這次咔噠咔噠的聲音著實嚇壞了爍,他突然想起了班里同學的玩笑話,

  

  你和A班的一個人長的好像,不會是兄弟吧?

  

  爍:哥!哥我錯了!本是同根生??!

  

  本是同根生這句話徹底惹惱了羽,怎么?還想冒充我????!

  

  見羽愣在那里,爍還想要做最后的掙扎,他扭動著身體,試圖將羽從身上甩下來,就在這時,一把短劍直直的刺入了地面,距離爍的脖子不過分毫,他嚇得整個人都僵住了,這家伙是認真的嘛?!

  

  羽:再亂說話把你根子都切了!

  

  說著,羽放開了爍的手腕,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灰,看著爍手掌上東方族的族徽,看來這家伙說的不假,但是這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面孔,要說一點想法都沒有,羽自己都不信,

  

  焰:嘿嘿,這樣你就沒辦法浪了,記住了,你的身子是屬于我的,你沒權利糟蹋!

  

  另一邊,看著面前蜷縮在被子里的新,焰和一旁的辛仝進行著色瞇瞇的眼神交匯,

  

  緊咬著牙關,新怎么都沒想到,焰居然卑鄙到這種地步,他居然在自己身上施加傀儡咒??!

  

  辛仝:虧你想的出來,不過這樣的話,這家伙就算是老實了……

  

  現在新身上咒印唯一的鑰匙就在焰這兒,連施術者辛仝都沒有鑰匙,也就是說,新需要向傀儡娃娃一樣,乖乖的聽焰的話,不然,焰隨時可以通過咒印懲罰不聽話的新,

  

  而且辛仝使用的咒印是最新的蝶型咒印,這種咒印最大的優勢便是可以完全無視陽卷封印的解封能力,而陽卷的封印,本就已經算得上是最頂級的解封能力之一了,就連少辛家家傳的解封技能強襲對蝶印都沒有任何用處,

  

  焰:好了,趕緊回去吧,我也先撤了,對了,明天演武場集合,拜……

  

  這樣說著,焰轉過身去擺了擺手,推門出了房間,

  

  房間里的辛仝無奈的看著床上的新,誰叫這家伙惹的是焰呢,作孽呀……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大喜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安徽快3开奖软件 股票指数行情 哈灵麻将安卓版 武磊转会德甲最新 好玩的捕鱼游戏 体彩山西11选五查询 体彩江苏7位数玩法 体育浙江6+1开奖结果 全民欢乐捕鱼3期作弊器 温州熟客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