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面包
80/264

80.面包

  聽到蕭閔的話,阿黎瞪大了眼睛,他下意識的向后縮了縮,本來攤在地上的尾巴也蜷縮了起來,

  

  這些小動作蕭閔可是盡收眼底,他揚起了嘴角,繼續和電話那頭說道,

  

  蕭閔:我也只是團隊一員,只負責采購的,我能理解你想要守護家人的心情,但是一旦簽下了合約,阿黎便屬于我們了,可能就算你出再多錢,也很難再要回去了……

  

  聽到蕭閔的話,電話那頭沉默了……

  

  隨后,電話傳出了嘟嘟嘟的忙音,蕭閔冷笑了一聲,他收起電話俯下身子,看著面前驚恐狀的阿黎,

  

  蕭閔:別擔心,一刀下去很快就不痛了,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這么說著,蕭閔抬手輕輕撫摸了一下阿黎的臉蛋,隨后,手向下滑去,在他的脖子那里掐了一下,刺痛警醒著阿黎,以前的打罵不過是飼主的訓誡,往后,黑暗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蕭閔:小插曲,我們要繼續上路了,在這之前……

  

  說著,蕭閔起身走向了駕駛室,沒過一會,一個白色的袋子被蕭閔丟了進來,里面裝著的飯團和瓶裝水散落了一地,

  

  隨后,只聽砰的一聲,聯通貨箱的小門被重重地關上了,

  

  貨倉里唯一能看到外面的就是貨倉門上用于監視的小窗戶了,面對滿地的食物,所有人竟都不敢下手,明明肚子已經餓的不行了,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窗外漸漸暗了下來,白色的陽光也漸漸被橙黃色的照明燈替代,幾人蜷縮著趴在地上,早已餓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這時,行駛的車子停了下來,引擎的轟鳴聲也夏然而止了,

  

  艱難的撐起身子,孩子們看著面前的小門,等待著最后時刻的來臨,蕭閔的話已經說的那么明白了,一刀下去,很快就不痛了,還能有什么念想呢……

  

  晚上七點,蕭閔連續開了八小時的車,肚子早已餓的不行了,他準備今晚在休息區過夜,明早再繼續上路,畢竟從蘭陵到悅城就算二十四小時連續開車都要四天三夜才能到,

  

  打開貨倉門,眼前的景象讓蕭閔皺起了眉頭,散落在地上的食物分文未動,幾個小家伙餓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了,他不太明白,難道是自己還不足以讓他們信任?

  

  可轉念一想,一個販子的東西,誰敢吃?

  

  蕭閔:你們是準備絕食?

  

  打開了貨倉的燈,蕭閔走了進來,他撿起了地上散落的食物,離開冷柜八小時了,飯團聞起來有些酸酸的,估計是不能吃了,看著面前的幾個孩子,人不大脾氣到不小,

  

  蕭閔:現在是晚上七點,距離我們離開村子已經過去了十個小時,現在我要去休息區吃飯過夜,再次回到車上是明天早上九點,二十四小時餓不死人的,反正難受的是你們,大不了營養針續命嘛,現在,給你們一分鐘思考的時間,是待在車上繼續餓肚子,還是和我一起下去吃晚飯?”

  

  幾人互相對視了一眼,最后,決定權似乎交給了幾個孩子中最大的阿宏,蕭閔盯著阿宏,等待著他作出決定……

  

  可很顯然,作為牛型亞人的阿宏脾氣也同樣的倔,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幾人就這樣僵持著,

  

  看著手表,一分鐘很快就到了,誰也沒有表態,蕭閔皺了皺眉頭,真的是一點面子都不給???

  

  蕭閔起身便走,阿宏欲言又止的樣子,蕭閔知道,他們后悔了,但是……

  

  但是,孩子總不能慣著,現在養成了好說話的習慣,那么以后該怎么管理呢?

  

  就這樣,幾人在這饑寒交迫中,度過了整整一晚,卡卡因為之前工作性質的問題,身子本就虛弱,這次這么一折騰,干脆直接昏死了過去,萬不得已,阿宏只得自己犧牲一下,產些奶給卡卡補充體力了,

  

  畫面太美,這里就不多贅述了,看著太陽逐漸升起,幾人明白,第一晚,總算是有驚無險的過去了……

  

  早上,蕭閔被電話吵醒,他有氣無力的拿起電話,這誰一大早的就打電話過來???!

  

  電話那頭:你好,蕭先生嗎?實在是拜托你了,阿黎是我的家人,我知道這給你帶來了困擾,求求你,我愿意出于那位客人同樣的價格買下阿黎,或者更高!求求你……

  

  蕭閔:但如果,要買下阿黎的,是他的哥哥呢?

  

  電話那頭的聲音已經讓蕭閔醒了大半,他坐起身來拿手背蹭了蹭睡意朦朧的眼睛,等待著對方的回答,

  

  想也知道,這是對方始料未及的,對方沉默了……

  

  蕭閔:非常抱歉,我沒有辦法答應你,阿黎會在我那兒住上一段時間,如果你想見他,名片上有我的地址……

  

  說完,蕭閔便掛了電話……

  

  拎著食物回到車上,這次蕭閔學乖了,飯團這種東西沒辦法長久保存,于是他買了些面包蛋糕啥的,

  

  透過窗戶查看著孩子們的狀況,和他預想的一樣,幾個孩子在這樣的環境下根本沒辦法睡著,再加上又餓了一天,各個無精打采的,

  

  推開倉門,蕭閔對著地上的幾人笑了笑,屋子里充斥著孩子們出汗后散發出的淡淡體香,

  

  朝著角落的阿宏走去,蕭閔放下手中的袋子,側身盤坐在了地上,

  

  蕭閔:對自己所做的決定,感到過后悔嗎?

  

  這是蕭閔對阿宏提出的問題,此時的阿宏猶豫了,他下意識的朝著自己的手看去,試圖回避與蕭閔的交鋒,蕭閔也明白,在肚子面前,現在的他們不堪一擊,

  

  蕭閔:我們以后在一起的時間還很長,需要做決定的事情有很多,我要確保我手底下的人能夠乖乖聽話,心甘情愿的完成我指派的任務,但我不是什么好人,對于沒有能力的人,不聽話的人,我也不會無限包容,你清楚,不聽話的,亞人的下場……

  

  說完,蕭閔從口袋中拿出面包和水,放在了阿宏的手邊,

  

  盤坐的負擔遠遠超出了蕭閔的想象,他艱難的爬了起來,扶著墻,他的小腿麻的如同被針刺一般,咬緊了牙關,這么一大把年紀了還逞能,也是不作不死啊……

  

  蕭閔:小林,要吃面包嗎?

  

  片刻,蕭閔的腿才恢復了正常,他走到小林跟前,從口袋里掏出面包遞給了小林,

  

  在這幾個孩子中,蕭閔相信,小林是最識時務的一個,如他所料,小林從他的手中接下面包,乖乖的啃了起來,

  

  蕭閔:這才對嘛,鬧僵了對誰都不好,

  

  拍了拍小林的腦袋,蕭閔放下了水后,繼續尋找起下一個目標,此時的阿宏還倔在那兒,沒有想要妥協的意思,

  

  不過這時蕭閔注意到了,某人放光的眼神,

  

  蕭閔:陸陸想要吃面包嗎?

  

  雖然蕭閔沒有和陸陸說過話,但可以感受到,陸陸一直在程程的保護下成長,想必如果陸陸妥協了,程程也會遷就他妥協的吧?

  

  陸陸從蕭閔的手中接過了食物,一聲不吭的吃了起來,蕭閔將面包同樣遞到了程程的面前,只見程程偷偷瞄了一眼陸陸,隨后也試探性的伸出了手,

  

  小狼崽子警覺性還挺強,蕭閔笑了笑,這么想著……

  

  蕭閔:接下來……

  

  蕭閔繼續拿出面包,遞到了阿黎和卡卡面前,兩人也沒含糊,接下蕭閔手中的面包便狼吞虎咽了起來,

  

  口袋中還剩下一個面包,這個面包是蕭閔留給自己的,他可是早飯也沒吃,

  

  找了個地方坐下來,他拿起面包也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阿宏看見蕭閔自己和他們吃的是同樣的面包,小心翼翼的也拿起了放在手邊的面包,蕭閔笑了笑,說到底還是不信任自己罷了……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大喜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李奎打鱼怎么玩才能赢钱 下载琼崖海南麻将精英版 永久平特一肖规律公式 贵州快3玩法及中奖规则 网络之家论坛 秒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福彩20选8开奖20分钟 浙江体彩6 1开奖查询官网 如何在互联网上赚钱方法 pk10走势图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