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傾訴
76/264

76.傾訴

  離:兄弟之間,還是要好好相處的,

  

  晚餐時,月狐和離聊了很多,可以說,離是月狐第一個如此接觸的女生,雖說離沒有月狐那樣離奇的身世,但生活在家族里的孩子,總有些非同尋常的經歷的,

  

  晚餐結束后已經很晚了,也是因為月狐下課的晚嘛,月狐將離送到了宿舍樓下,這時,四下沒人,離彎下腰,輕輕在月狐的臉上親了一下,

  

  離:謝謝你的晚餐,那么,明天見啦!

  

  兩人聊的很開心,氣氛也沒之前剛開始那樣尷尬了,畢竟,了解了對方,一點點嘛……

  

  不過這一親,瞬間將月狐打回了原型,他紅著臉低下頭,不好意思的在胸前戳著手指……

  

  月狐:嗯……,嗯……,明……明天見……

  

  離看著羞澀的月狐,開心的笑了笑,之前聽同宿舍的學姐說,男生都是只會騙人的大豬蹄子,也許,自己碰到了稀有動物也說不定,

  

  直到離走進了宿舍樓,月狐才松了口氣,還是,有些不自在……

  

  不過,總聽金說,你是憑本事單身的幾十年,這不能怪你,不過月狐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關于找對象這件事情,

  

  嘆了口氣,月狐轉過身來,看著不遠處的男生宿舍,或許,是自己將生活看的太黑暗了吧……

  

  不過,現在的當務之急,先去哄一下羽吧……

  

  不過月狐心里還是有些不舒服,焰總說,有什么是不能讓著弟弟的,可是這忍讓也是要分情況的呀……

  

  像葉夕那樣,從來都不給焰添麻煩,心里都是哥哥的弟弟,和羽這樣,完全不把哥哥放在眼里,成天就知道懟哥哥的,能是一種情況嘛……

  

  緩步走向羽所在的宿舍樓,月狐一邊走,一邊盤算著,馬上該怎么和羽說,他撓了撓后腦勺,有些傷腦筋呢……

  

  辛狄:哦,找羽對吧,他不在,

  

  站在羽的宿舍門口,辛狄開的門,一看門外站著的是月狐,辛狄立馬明白他的來意了,

  

  本來還想著怎么和羽溝通的月狐一下子被打亂了節奏,這么晚了,羽能去哪兒呢?

  

  生活廣場門口,葉夕也許是喝了點酒吧,他拽著焰,搖搖晃晃的走了出來,葉斌的腦袋上頂著小奇,肩膀上也拖了一個醉醺醺的家伙,

  

  羽:笨蛋!你倒是哄我一下??!我很好哄的!

  

  羽和焰喝醉的樣子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說胡話,發酒瘋,還有些暴力傾向,還對著扶他的人打嗝,

  

  葉斌今天是滴酒未沾,全程抱著果汁杯,他很討厭酒,自然,也很討厭喝醉酒的人,

  

  他嫌棄的別過頭去不看羽這醉鬼,要不是焰拜托他扶一下羽,葉斌都想甩甩手趕緊跑路了,

  

  葉夕:哥……,今天晚上……,陪我吧……

  

  遷就著喝醉酒的葉夕,焰任由他到處晃悠,自從上次喝酒出糗以后,焰就再也不敢喝酒了,他牽著葉夕的手,慢慢的引導著他朝著宿舍的方向走去,

  

  這時,焰的手機響了起來……

  

  焰:喂?

  

  電話那頭,月狐站在羽的宿舍門前,這大晚上的,月狐想著,羽能去哪兒呢?想來想去,怕是只有焰那里了吧……

  

  月狐:羽在你那邊嗎?

  

  焰:在

  

  月狐:你們在哪兒?

  

  焰:生活廣場門口

  

  當月狐趕到的時候,只見面前這個醉醺醺的家伙還在對著葉斌發著無名火,

  

  羽:我說??!我很討厭嘛!為什么大家都不喜歡我!我明明也很想和大家交朋友的嘛!

  

  對著葉斌的耳朵大吼著,羽將埋藏在心底的話,透過酒瘋,全部說了出來,或許,這樣他才能稍微好受點吧……

  

  羽:吶!你個混球終于來了!為什么要躲著我!我想你??!為什么不哄我!

  

  看見月狐站在面前,羽滿臉黑線,他掙脫了葉斌的攙扶,七歪八扭的朝著月狐走去,月狐愣在原地,原來,羽一直在等著他……

  

  羽:吶……,哥!你以前都會哄我的!為什么!為什么這一次……,這一次你不哄我了!我這么讓你討厭嘛!我知道,我知道我脾氣很差!也……,也很難溝通……,可……,可是……,我也控制不住??!你就是讓人很火大嘛!我能怎么辦??!

  

  羽一個踉蹌,一下子溝住了月狐的肩膀,他整個人趴在月狐的身上,身高差讓月狐有些無法承受,他勉強的撐著羽,同時,傾聽著羽的心聲……

  

  羽:只是……,想像以前一樣嘛……

  

  趴在月狐的肩膀上,也許是有些累了吧……

  

  這樣假裝正經,真的很累……

  

  如果說,喝醉酒的羽是一個只會說誠實話的小孩子,那么,清醒的羽就更像是一個耍無賴的小搗蛋了,對此,月狐也是很頭疼,畢竟是自己寵出來的,如果說當初就不這么處理羽的鬧脾氣那么現在也不至于會產生這樣的問題,

  

  隔天清晨,月狐的房間,金一晚沒回來,羽睡在月狐的床上,一旁的垃圾桶,渾濁的嘔吐物散發著刺鼻的氣味,彌散在整個房間里,月狐一晚沒睡好,雖然說現在是趴在了金的床上,但月狐仍舊處于半夢半醒的狀態,

  

  從醉意中醒來,羽的腦袋里就像是被引爆了顆C4一樣,疼的飛起,他捂著腦袋,艱難的爬了起來,看著眼前雜亂不堪的房間,羽有些懵,昨晚發生了什么?

  

  月狐:你醒啦……

  

  聽見動靜,月狐也睜開了眼睛,看著眼前坐在床上不知所措的羽,月狐爬起來,撓了撓昨晚沒洗,油的發亮的頭發,

  

  本來想直接無視月狐的,可是當看到這是月狐的房間,一旁的臉盆和毛巾,還有垃圾桶里的嘔吐物時,羽突然覺得,如果現在還對月狐生氣的話,那就實在做的太過分了……

  

  月狐:你知道你昨晚對我說了什么嘛?

  

  就在羽思索著怎么開口時,月狐低著頭,惆悵的語氣問著坐在一旁的羽,

  

  聽到月狐的問話,羽回想起了昨晚,

  

  昨晚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這時,手機響了起來,拿起一看,葉夕在群里發了夜生活的分享照,一桌子的食物各個看起來都很好吃,而在桌子一旁,拍到了一個落寞的身影,

  

  焰的錢包又被榨干了……

  

  羽:真好吶……

  

  回了句話,羽再次放下了手機,他仰望著天花板,回想著自己最近所做的決定……

  

  現在才入學剛開始,其實還好,所有人都客客氣氣的,羽很清楚自己的脾氣,可是在家小霸王當慣了,所有人都依著自己,

  

  初中的狀況也是差不多,有錢就是大佬,那時候成群結隊的,現在看看,有多少是真心待你的呢?幾乎沒有……

  

  葉夕:羽一起出來浪呀?

  

  這時,手機再次響了起來,葉夕打來的電話,聽背景音,那邊似乎有些吵,羽有些猶豫,

  

  葉夕:想什么呢?單身就不活啦!我都單身四十幾年了!不照樣活的好好的!

  

  聽見對面的羽支支吾吾的,喝了點酒的葉夕突然大聲的對著電話吼道,周圍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向葉夕,

  

  葉夕:吶!來不來?一句話!不來的話我就到你宿舍,把你揍一頓!

  

  聽到這里,羽哆嗦了一下,回想起小時候,為了慶祝某些事情,葉夕沾了點酒,沒想到他發起酒瘋來簡直六親不認,見誰都打,一點不順心就發脾氣,雖說焰也發酒瘋,但是和葉夕比起來,簡直小意思,

  

  羽:行行行!

  

  聽到對面敷衍的口氣,葉夕有些不滿,難道和自己吃飯讓羽很有壓力嘛?!

  

  不過正在葉夕想要懟回去的時候,對方卻已經掛斷了電話……

  

  之后……

  

  好像就斷片了……

  

  月狐:你說……,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

  

  月狐有些黯然神傷,羽不可置信的轉過頭來看著月狐,怎么可能,自己怎么可能說這種話!

  

  可是,看著月狐失落的樣子,又不像是在騙他……

  

  月狐:你說……,沒有我這個哥哥……

  

  說著,月狐從床上爬了下來,開始收拾起了屋子,

  

  打開窗戶,冷風很快吹散了屋子里奇怪的味道,羽坐在床上,努力的回想著,昨晚,到底發生了什么……

  

  焰:那小羽就交給你啦

  

  背著昏睡過去的葉夕,焰送羽和月狐到了宿舍樓下,

  

  敲了敲羽宿舍的門,里邊沒有動靜,等待了片刻,仍沒有人來開門,月狐拍了拍一旁已經坐在地上的羽的臉,

  

  月狐:鑰匙有嗎?

  

  見羽沒有反應,月狐干脆自己在羽的身上翻找了起來,結果可想而知,臨時被叫出來的人,身上除了一臺沒電的手機以外啥也沒有,

  

  無奈,月狐只能架起羽,艱難的朝著自己的房間挪去,

  

  羽:哥……

  

  一邊打著呼嚕,一邊還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胡話,月狐咬著牙,他現在超級想就把這一百十幾斤的大垃圾丟在過道上不管他了,

  

  可是,終究是弟弟吶……

  

  狠不下心……

  

  羽:我……,沒有……,哥哥……,不要……,見到……,你……,

  

  這時,羽口中呢喃的話語,引起了月狐的注意……

  

  羽:不要……,月狐……

  

  這么說著,羽摟著月狐的手臂更用力了,可是,現在的月狐卻不知道,羽究竟想要表達什么……

  

  是,如果沒有我這個哥哥的話,他會過的更好,所以,不想再見到我這個丟人的哥哥了嗎?

  

  羽:我……恨……你…………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大喜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甘肃11远5开奖结果 一头单双中特高手官方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顶呱刮中国体育彩票地址 重庆农场幸运农场玩法 今晚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黑龙江36选7开奖视频 网上赚钱方法大全 体育彩票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二四六精选免费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