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淘汰
63/264

63.淘汰

  “還打嗎?”

  

  三分鐘后,競技圈內煙霧繚繞,待煙霧散去,只見羽蜷縮在地上,他如同蠶蛹一般,被紫紅色的絲帶纏得嚴嚴實實的,

  

  而離蹲在羽的身旁,微笑的輕輕用手指戳著羽因為絲帶過緊而鼓起的腮幫子,

  

  第一場,羽可真是開了個好頭……

  

  等到尼克宣布結果后,離伸手扯開了絲帶上的蝴蝶結,一瞬間,絲帶就如同有意識一樣,自己縮成了一個線卷,

  

  葉夕:嘬嘬嘬,真丟人吶……

  

  羽回到了葉夕身旁,葉夕雙手抱胸,嘲諷著羽,說實話羽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他就只記得離從口袋里拿出了煙霧彈,后來自己就如同去了仙境一般,許多的蝴蝶圍繞在他的周圍,

  

  逐漸的,蝴蝶變成了變成了小魚,再從小魚變成了絲帶,最后等到他意識到的時候,絲帶一下子就將他束了起來,他根本沒有反抗的余地,煙霧散去回到現實,羽本想瞬身走的,結果瞬身完全沒辦法使用,

  

  緊接著他又想用黑化,可是黑化憋了半天,力氣都不足以扯碎絲帶,絲帶就個橡皮筋一樣,無論他怎么掙扎都能完美的包裹住他,而且絲帶就像是吸血鬼一樣,不停的在稀釋著羽的靈力,

  

  不過這也是眾人第一次看到這么奇怪的能力,所有人都在私下討論著,羽的臉都丟盡了,他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自己根本還什么都沒有做,怎么就輸了呢!

  

  接下來的幾場都比較中規中矩的,沒什么特殊的異能可以介紹,直到半場過后,一個來自小族的同學,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他的名字很是特別,叫純狐新,這個姓氏就連見多識廣的葉夕都沒見過,其他人更是一臉懵,姓純狐?還是姓純?

  

  而他要對戰的,正是葉夕,

  

  葉夕站上競技圈,兩人四目相對,突然,葉夕發現了一件事情,眼前這個純狐新,長的怎么和自己一樣高?

  

  葉夕:你是凍齡?

  

  葉夕插在口袋里的手拿了出來,新則是揚起嘴角笑了笑,他并沒有說話,只是將身上夾克的拉鏈稍微拉了點下來,

  

  這時,新掛在胸前的吊墜從衣服里滑了出來,上邊的圖案立馬引起了葉夕的注意,那個圖案?怎么看上去有點像是…,狐貍?

  

  純狐嘛…,像狐貍也正常,不是只有九尾族才能用狐貍的對吧?不過這還是讓葉夕非常在意,

  

  新:葉夕?不對,赤虹毅,我注意你很久了……

  

  一瞬間,新出現在了葉夕身后,他湊在葉夕的耳邊小聲的這么說著,此時,葉夕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具有壓迫力的靈力,出現在了自己身邊……

  

  那感覺,就像是……

  

  九尾炎狐……

  

  準確點說,就像是焰在陰卷激活的狀態下,散發出來的靈力……

  

  葉夕:你是誰?

  

  葉夕一個瞬身從新的身邊逃開,那股魔力,讓人感覺非常不安……

  

  新:你會知道的,

  

  就在新說話的瞬間,他雙手合十,一瞬間,在葉夕的周圍,同時又出現了另外四個新,

  

  葉夕:分身?

  

  葉夕有些愣住了,他研究異能到現在,從來沒有見到過可以召喚實體分身的異能,那么站在面前的,都是殘影嘛?

  

  葉夕試探性的向著其中的一個新發起了攻擊,很輕易的,新接住了葉夕打過來的拳頭,在證明這一個是實體后,葉夕一個瞬身又傳到了另一個新的身后,正在他準備下手攻擊新的脖子的時候,另一個新沖了上來,一把抓住了葉夕的手腕,

  

  葉夕瞪大了眼睛,他可以確定,現在眼前的這個新,肯定不是剛剛自己試探的那個!

  

  也就是說五個全部都是實體!

  

  不可能,葉夕立刻否認了自己的設想,第一,如果分身是實體,那就代表這個異能已經違背了造物系能力的主旨,絕不可能存在制造活物的異能,

  

  往小了說,就算可以,但是同時要制造四個分身出來,他的靈力到底是有多充沛!

  

  如果是這樣的話,是要一打五嘛?

  

  可就在這時,五個新的身旁,再次出現了五個新,基數一下子成倍疊加了,葉夕張大了嘴,這已經完全違背理論知識了,就算他再能造物,再多的靈力,一下子造這么多分身出來,精神怎么的也要崩潰的吧?

  

  那么,里面肯定就有分身了!無差別攻擊嘛?

  

  就在葉夕思索之時,十個新通過瞬移,一下子形成包圍網,葉夕再次感到了震驚,根據記錄,會瞬移的家族除了赤狐族以外幾乎都已經消失殆盡了,難道,這家伙是哪個強大家族的后裔!

  

  不由分說,葉夕對著面前的新們就展開了攻勢,可是非常奇怪的是,剛剛明明確認過起碼有兩個實體的,現在卻怎么攻擊都是撲空了,到底什么鬼情況!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葉夕顯得有些吃力了,不過面前的這群新看起來一點反應都沒有,

  

  新:怎么樣?累了?人稱小百科的你,看出來我用的是什么異能了嗎?

  

  連葉夕在萬宗會的外號都知道,這個人肯定肯定有問題,可是以葉夕現在的狀態,根本沒辦法打敗眼前的新,他喘著大氣,第一次覺得自己特別的無力……

  

  哨聲響起,三分鐘時間結束,相比于葉夕的氣喘噓噓,新則是雙手合十,一瞬間解除了所有的分身,而他連大氣都沒怎么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樣子,

  

  葉夕:你到底是誰!

  

  新:你會知道的……

  

  葉夕和羽的失敗使得月狐警惕了起來,他們是攻擊組出來了都被玩的團團轉,更何況自己這么一個增益組出來的人,能夠匹配的人越來越少了,月狐也顯得越來越緊張,

  

  尼克:下邊一組,九尾月狐.VS.夏志,

  

  在上一組結束完后,軒轅尼克有氣無力的復述著顯示屏上的信息,

  

  夏志?夏族人!月狐吃驚的看著顯示屏上顯示的名字,如果對方是本族人的話,摸準能力,應該很容易就能克制了!

  

  這時,站在月狐旁邊的一個男生向著競技圈的方向走去,月狐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這個夏志,一直在自己身邊嗎?

  

  月狐同樣擠出人群,來到競技圈,出發之前,葉夕脫下了自己的一只手套,塞在了月狐手上,低頭看了眼,在手套的中心,是一個封印咒的咒文,

  

  帶上手套,月狐擺出戰斗姿態,不知面前的這個人,會是什么能力呢?

  

  夏志:聽說你是族長的兒子?

  

  夏志看著眼前矮自己一節的月狐,臉上露出了譏諷的笑容,

  

  月狐:不,我只是一個被詛咒的奴隸而已……

  

  月狐毫不避諱自己是凍齡的身份,在這個學校,因為有夏元這個凍齡壓陣,所有人對凍齡的態度都還算正常,而此時的月狐,正在等待著夏志出手,

  

  夏志:打架啊……,好麻煩的……,要不你投降吧……

  

  夏志完全沒有想要動手的意思,而他說的話也著實讓月狐一懵,什么套路?上來就讓對方投降?

  

  “

  

  夏志:我可比你那廢柴弟弟厲害,你不怕嗎?

  

  這話就如同一把利劍,直直的刺入了羽的心中,要不是有葉夕攔著,現在羽恐怕已經沖上去一拳打在夏志的臉上了,

  

  月狐:不管他是什么樣子,我都相信,他可以接管赤虹族的大旗,我只是一階偽卷,你即便打贏我了,那又如何?

  

  月狐雖然也很煩羽的脾氣,但弟弟就是弟弟,不管在家怎么鬧,在外人面前,月狐總是站在羽的這邊,維護著羽的,

  

  夏志:但是打架真的很煩呢……

  

  夏志撓了撓腦袋,這才擺起了戰斗姿態,

  

  兩人開始過招,奇怪的是,一回合下來,夏志居然完全沒使用瞬身,而且他的動作,似乎一直想要將手掌貼到月狐的身上,這個動作同樣被月狐注意到了,

  

  陰卷里需要將手貼在受術者身上才能發動的是貪婪索取和暴食禁錮,而嫉妒攝魂則一定需要貼到腦袋上才有反應,

  

  月狐時刻提防著夏志的攻擊,并且不停的尋找著對方的弱點,不過對方格斗術的底子很淺,這是讓月狐最欣慰的地方,至少在體術方面,自己有本事與他一戰,

  

  夏志:你別高興的太早咯,拖滿三分鐘可就是平局了,

  

  一邊打架,夏志嘴上還一刻不停,不過從語氣可以聽出來,他有些累了,

  

  月狐:話說你真的是陰卷嘛……

  

  月狐試探性的問了夏志,別搞了半天是菜雞互啄,夏志自然不會回答,但是他的反應力已經大不如前了,月狐可以明顯感受到,面對自己的攻擊,夏志顯得有些遲鈍,

  

  夏志:要不早點結束吧,我們也能交個朋友,

  

  就在夏志再次攻擊失手后,月狐看準時機,一個瞬身到了他的身后,對著他的脖子下了重手,

  

  夏志瞬間失去意識,側身一倒,在這一場的最后十幾秒,系統自動淘汰掉了沒有戰斗能力的夏志,最終勝利者,月狐!

  

  月狐背著昏迷的夏志下了競技圈,月狐很奇怪,如果是陰卷,那么為什么夏志一直不用瞬身?要不就是他是陽卷,沒有瞬身?

  

  片刻后,夏志緩緩睜開眼睛,他靠在月狐身上,月狐注意到了一旁夏志的動靜,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

  

  夏志:是我輸了嗎……

  

  夏志顯得有些失落,不過這又像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一樣,他嘆了口氣,繼續依靠在月狐的身上,

  

  月狐:你到底是什么能力呀?

  

  夏志:我沒有兄弟,所以,我根本沒有能力……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大喜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宝能集团股票代码 澳门棋牌娱乐网站视 钢铁股票走势 韩国快乐8官方开奖结果 青海11选5基夲走势图 辉煌app7606 上海股票代码 天乐棋牌? 安微体彩11选5走势遗漏 注册网赚团队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