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評定
62/264

62.評定

  晚上,一幫人來到生活廣場,過起了夜生活,金一口將杯中的酒喝了干凈,臉上微微泛起了紅暈,

  

  金:后面可就沒好日子過啦……

  

  雖說對于身在B組的金來說,這話太夸張了,但這的確是一部分人的心聲,不過據老師說,月考的難度只會越來越難,要想生存下去,唯一的途徑就是不斷的提升自己的能力!

  

  不過其實上所有人心里都清楚,這一次的月考根本沒有公平可言,作弊暫且不談,得分項目完全是掌握在別人手上,這對一些真正厲害的人是很不公平的,但也不是說這種設定完全沒有可取之處,只能說,在沒有摸清楚規則之前,會有一部分人因此吃虧,

  

  就在金扯皮正嗨的時候,夏可出現在了他的身后,

  

  夏可:你是不是和一個叫九尾月狐的男生住在一間宿舍?

  

  金回過頭來看著身后一臉嚴肅的夏可,點了點頭,夏可眉頭緊鎖,像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說一樣,可是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

  

  金:怎么?你認識他嗎?

  

  金沒覺得不對,畢竟夏可和月狐本就是一個種族的,互相認識也正常,

  

  夏可:等到比賽結束以后,你幫我引薦一下吧?

  

  這么說著,夏可拍了拍金的肩膀,隨后便轉身走了,金不知所措的放下了酒杯,真是個奇怪的家伙……

  

  10月5號早上九點,高中部的同學們開始陸陸續續的前往教學樓拿取自己的月考評定,本來羽準備約著月狐一起去拿的,可是一早上月狐的電話都打不通,

  

  最后,羽只能自己趁著午飯的時候,獨自一人跑去教學樓了,

  

  拿到評定的那一刻,羽樂開了花,評定通知上寫著他的成績排名,高中部第一的這個頭銜,想必他能吹好一陣子,

  

  另一邊,大學部早就在3號的時候已經做好了班級調整,原本坐在金旁邊的辛狄被調到了別的班級去,這讓金挺失望的,不過好在,新的鄰座不算太差,金很快就和她扯上了關系,

  

  金的新鄰座名為夜蜿,是一個嬌小柔弱易推倒的妹紙,順理成章的,金這樣一個吹薩克斯的陽光男孩的形象,很快就俘獲了班里妹子的芳心,

  

  不過金還是對身旁的夜蜿表示著好感,不僅因為是鄰座,并且夜蜿也是聲樂部的小提琴手,就連興趣也相投,

  

  最關鍵的是,夜蜿頭上頂著的兩只貓耳朵,金第一次見夜蜿的時候,心都被萌化了!

  

  鎮魂祭選在十月初也是有原因的,因為在十月中旬十五號,是散發著戀愛酸臭味的情人節,屆時小年輕們哪有空學習?成天腦子里想的都是脫單那檔子事情,

  

  脫單是目標,大部分人的,為什么是大部分人?因為總會有些榆木腦袋!比如,從沒嘗過糖果的月狐。

  

  下午,棄染敲開了月狐的門,兩人因為昨晚連夜趕作品而一夜未眠,直到今早才把作品交到了審核處,

  

  兩人相伴來到教學樓領取評定,當看到自己手中的評定時,月狐的眼睛瞪得老大,他不可思議的拿手背蹭了蹭眼睛,

  

  棄染:啊…,凄慘的我……

  

  棄染看到手中的評定,失望了甩了甩手,明明自己已經很努力了,可還是沒拿到一個好成績,

  

  在棄染的評定單上,大大的C格外明顯,看著身旁月狐匪夷所思的表情。棄染已經猜到了結果。他不好意思的對著月狐笑了笑。也許,是自己拖累了他……

  

  就在兩人準備回去之時。葉夕正巧過來領取評定。

  

  月狐站在門口等著葉夕,當葉夕查看評定信息的時候,令他非常意外的事情出現了,他的評定上,一個大大的A清晰可見,他不可思議的揉了揉眼睛,他看了眼封面上邊標著的名字,沒錯???

  

  撓著后腦勺,葉夕一臉疑惑的從教室走了出來,見月狐在門口等他,葉夕走上前去,將自己的評定亮出來給月狐瞄了一眼,

  

  棄染:哇?。。。?!

  

  棄染超級羨慕葉夕的評定,原來自己的朋友圈里也有這么厲害的角色,月狐則是沒有任何表示,他將自己的評定放到了身后,肯定的點了點頭,

  

  晚上,葉夕坐在床上給焰打起了電話……

  

  此時的焰同樣坐在床上,在他的身上,小奇愜意的蜷縮在被子上,打著呼嚕,

  

  小奇就是葉斌上次撿回來的那只黑貓,經過打理后,小奇身上的毛發再次變得順滑油亮,恢復了黑短的神采,焰也非常喜歡這只貓,因為它實在是太乖了,你根本就不需要去費心思照顧它,

  

  葉夕:哥……

  

  顯然,幾周的分別沉淀下來的思念一下子涌了出來,聽見焰的聲音,葉夕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他的聲音中帶著些顫抖,

  

  焰:怎么啦?怎么哭啦……

  

  焰最見不得別人哭了,可明明焰才是三兄弟里最愛哭的一個,透過電話的安慰顯得蒼白無力,小奇抬起頭來看著焰,只見焰的臉上,止不住的寵溺,

  

  葉夕:只是……,想你了……

  

  自從十二歲時的那次分別之后,葉夕就再沒獨立過,就像是跟在焰身后的影子一樣,焰不管做什么都會帶著葉夕,只有葉夕在身邊,才能使他安心,他害怕,再次失去葉夕……

  

  A組的最后搶位戰在9月6號拉開了序幕,清晨,演武場,所有收到A組評定的人都陸陸續續的趕到了,

  

  羽:你怎么在這兒!

  

  羽脹大了嘴巴,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的葉夕,葉夕昨晚沒怎么好好的睡,現在的他看起來有點精神不佳。不過面對羽的嘲諷。葉夕還是忍不了的,

  

  葉夕:收到A組評定才來的咯,不然呢,過來看你出丑嘛?

  

  說著,葉夕打開自己的評定,在A的后邊,跟著一個小小的NO:39,也就是說,葉夕現在所處的位置是第39名嘛?

  

  羽:怎么可能!你不是第七名嘛!是不是發錯啦!

  

  葉夕此時的想法,就想照著羽的熊臉抽下去,不過一個成年人,怎么可以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

  

  月狐:還有更驚喜的呢……

  

  這時,月狐從人群中鉆了出來,羽的下巴差點掉了,就月狐這點能力,怎么混到A組的?難道這個學校就沒有強的人了嗎?

  

  葉夕:哎喲不錯哦!

  

  葉夕張開雙臂抱住了月狐,兩個孩子他一直比較偏向月狐,看了一下月狐的評定,跟在A后面的序號是NO:51,

  

  羽:不可能!你這么弱!怎么可能爬到A組!

  

  月狐的笑容逐漸僵硬,還沒等羽反應過來,一瞬間,他就被月狐一拳打飛了出去,

  

  的確,月狐脾氣很好,待人也很和善,但這并不代表他弱,雖說強弱并不是月狐的爆點,但身為哥哥,弟弟說話這么刁鉆,作為哥哥的他自然有義務,代替大人來教訓一下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月狐:混蛋…,你說誰弱?

  

  月狐握了握手,指節發出嘎達嘎達的響聲,被月狐正中臉部的羽此時正捂著腮幫子坐在地上,恐懼的看著眼前緩緩走進的月狐,

  

  葉夕:好啦好啦……

  

  葉夕自然出來唱白臉,就像平時羽和葉夕起沖突的時候,也是月狐來唱白臉,他一把拉住月狐的胳膊,將他拽回了自己的身邊。

  

  就在這時,演武場的廣播里面,傳出了軒轅尼克的聲音,

  

  尼克:咳咳,大家可以安靜一下了,下邊我來講解一下我們的第二輪篩選規則,我們現在一共60名A組成員,電腦會隨機抽取其中兩人進行1V1對戰,勝者將進入A組,那么下邊請大家關注一下大屏幕,

  

  軒轅尼克話音剛落,就見大屏幕上出現了一組名字,赤虹羽.VS.東方離

  

  一看到自己的名字,羽立馬干勁十足,他化作煙霧,一瞬間出現在了競技圈正中央,等待著這名東方離的到來,

  

  東方離?怎么聽起來像是女生的名字?

  

  正在羽思考這個問題之時,一個秀氣的女生從人群中擠了出來,羽愣在原地,和女生打???

  

  只見東方離緩緩走進了競技圈,她站在羽對面,笑著對羽伸出了手……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大喜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11选5计划3期必中山东 加拿大快乐8最快开奖 欧冠总积分排名 pk10记录 大庆52麻将客服 广东11选五任5一定牛 网上捕鱼平台 幸运赛车官网 掌心福州麻将官方版 浙江11选五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