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追查(番外可跳)
49/264

49.追查(番外可跳)

  雪從昏迷中醒來,眼前已經不是潔凈亮堂的醫院了,陰暗的房間里,十四張床整齊的被分成兩排,而雪的手腳,被具有彈性的尼龍袋緊緊固定在了床上,只有頭可以勉強抬起一點點查看情況……

  如雪所料,這個房間里,全部都是失蹤人口,

  扭過頭來看著躺在旁邊的人,他好像是睡著了,臉色有些泛白,看起來有些貧血,而在他的胸口,顯現了一個巨大的咒印標識,因為平躺著看不太清,不過大致也能猜出來那咒印到底是什么用的,

  房間里沒有任何能夠顯示時間的東西,不知過了多久,一個身穿白大褂的男人走了進來,他帶著一個小藥盒,開始給每個人抽血,

  在每個人抽完血以后,男人都會塞一顆藥丸進他們的嘴里,當他看到新來的雪時,他對著雪笑了笑,

  醫生:新來的就沒有什么想問的嗎?

  看著周圍的人沒有反抗的意思,雪心里也就有數了,他配合著那個男人完成了抽血,乖乖的吞下了藥物,隨后,一陣困意涌上心頭,

  是安眠藥嗎……

  另一邊,作為赤虹雪的弟弟,赤虹音自然不會接受哥哥突然的失蹤,雖然他不是警隊出身,但在雪的耳濡目染下,音也放下了手頭的工作,踏上了尋找哥哥的旅途,

  第一站,自然是醫院,可是現在,雪所住過的病房已經被警方控制了,

  音:哥,借下牌子

  順手拿走了刑隊的警證,音彎下腰鉆過了放在門口的警戒線,封鎖的房間依舊是雪失蹤時的模樣,刑隊離開時放在邊柜的一包煙還在,

  詢問了勘察后,之所以現場沒有打斗痕跡,應該是有人在雪用的藥里加入了安眠藥,并且,在雪所在的病房門前,沒有監控,這讓音一下子懷疑上了安排這間病房的人,

  護士:這個是醫院系統隨機安排的

  音也特地去查看了病房的排房記錄,的確是無序排房,刑隊跟著他,就怕這家伙也搞出些什么事情,

  緊接著,音還查了護士當天的值班記錄,所有人都正常打卡簽到,詢問當時更換吊瓶的護士,也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再追查到配藥室,距藥師回憶,給護士的藥是自己午飯前就配好的,午飯后回來的時候就藥就已經不見了,后來詢問護士才知道是已經拿去用了,藥師也就沒再管,

  查看了配藥室的監控,藥物就靜靜的放在那里,沒有人動過……

  藥物的線索,貌似斷了……

  回到最開始,身為律師的音,既然人證物證都沒有,那就先從動機開始吧,

  刑隊對著音的腦袋,上去就是一巴掌

  刑:你就個辯護律師還裝什么偵探!要不是你是雪的弟弟,老子早就踹你出去了!

  說完,刑隊從音手上搶過了自己的警證,沒再管這個半吊子,這些東西刑隊早就派人查過了,如果有信息的話,早就去追查了,還在這邊等一個非專業人士給他上課?

  黑暗的房間里,只剩下了喘息聲,雪從睡夢中醒來,房間里依舊只有一盞暖黃色的白熾燈,他環顧著四周,房間的墻壁上布滿了裂紋,長滿了青苔,聞起來也有些發霉的味道,感覺像是很久沒有人維護的老房子了,

  那時候的提純還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所以安眠藥的藥效不會特別高,一般四到六小時就可以醒來,照這么計算的話,算上運出醫院所用的時間,現在雪身處的位置,肯定不會離棄城太遠,甚至連棄城都沒有出,因為棄城南部沿海,像棄城南部有些房子的地下室,就會出現長滿青苔的情況,

  就在雪正在環顧四周的時候,那個穿著白大褂的男人再次打開了門鎖,

  趁機,雪扭頭看向門外,

  可是,門外卻是一片漆黑,

  地下嘛?

  雪這么想著……

  不過這次,那個男人是專程來找雪的,他從藥箱里拿出了針筒,將一瓶透明的液體注射進了雪的體內,

  醫生:可不能讓你死了,那家伙為了救你居然這么拼……

  這么說著,男人從箱子里拿出了一個手電筒,解開雪身上的病號服,檢查著雪身上的傷口,

  那瓶藥可能是麻醉吧,在換藥的時候,雪一點都感覺不到疼痛,不過虧著要在腰間纏紗布,男人從腰間拿出了鑰匙,解開了雪手上的銬子,

  握了握拳頭,雪可以明顯的感受到,自己的身體不太受控制,這個動作自然被男人看見了,他笑了笑,繼續著手上的工作,

  醫生:你不用想了,要能使得上力氣的話,這里還會有這么多人?

  低下頭來看著身上,在雪的胸口有著一個血紅色的咒印,看起來應該是雙蛇杖,

  癔咒嘛……

  距雪所知,癔咒大多數用于手術中,用于阻截大腦對身體的控制,一般癔咒的使用是需要在受術者的背部正中,用施術者的血液畫出螺旋蛇紋,后加以少辛族人的封印才可完成,

  那么這樣說來,眼前的這個人,是少辛族的?

  可是少辛族自古就有,不成醫者,不成術者的這樣一條規定,

  如果他不是少辛族的話,那么這個團隊里肯定至少是有兩個種族的人參與其中,難道是萬宗會?又或者……,政府的人?

  音想盡辦法躋身調查行列,卻被刑隊無情的拒絕了,不過天無絕人之路,雖然沒辦法直接和警方互通數據,但音可以找另一個人幫忙,

  大概在兩年前,他曾經為一個九尾族的小頭目做過辯護,他被宗族認為在集結勢力,企圖謀反,

  因為這升級到了家族政治層面,所以幾乎沒有人敢接,當時也是音職業生涯的轉折點,在行業默默無聞的他決定大干一場,不成功,便成仁了,

  最后,因為證據不足,小頭目被釋放了,而敢為這種級別的人辯護,也讓音頓時聲名鵲起,

  音:狼哥,幫個忙唄?

  音之前的委托人名為九尾狼狐,也是個狠角色,當時被盯上也是被手下的人賣了,不過經過上次的辯護,狼狐對音也是關照有佳,經常照顧他生意不說,有時候還出面幫他站臺,自然,拿人錢財,才能與人消災,狼狐肯定不會做賠本的買賣,

  狼狐:你哥哥的事情?

  狼狐在各個勢力下都有探子,不管探子們是自愿又或者是被迫,至少狼狐可以知曉他想知曉的一切,

  音:嗯……

  狼狐:我勸你不要繼續追查下去,他們不是好惹的,當然,給你消息沒問題,不過作為老朋友,我要提醒你,這天,怕是要變……

  這么說著,狼狐從口袋里拿出了U盤,遞給了音,

  狼狐:如果真到那時候,我會罩著你的,嘿嘿

  說完,狼狐起身離開了,音不明所以的回憶著狼狐的話,他們,萬宗會?還是政府?

  直到看到資料,音才明白,狼狐的意思……

  現在九尾部族的高層基本都出于九尾柊族,他們家族的內部管理方案都是讓陰卷掌權,陽卷做輔助,

  他們對現有的宗分族管理方案十分不滿,因為最初分宗分族的時候,也就只是將三大創始的家族并為了宗族,再將其他同血緣的家族并為了分族,

  但其實,最初是沒有宗分族之分的,可三大創始相繼離世后,新掌權的宗族認為,如果宗分族沒有不同,那么為什么要分?

  所以,言靈就出現了,長達兩百多年的封建統治,也就此拉開序幕,

  顛覆,可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就需要將言靈解除,而這時候,葉族找上了門來,

  身為小族的葉族需要靠山,可是宗族卻不準備托一把這顆冉冉升起的新星,葉族因為其本身的被動異能,超腦,科技樹發展極其迅速,短短幾十年就發展出了一定規模,無奈歷史太短,人數也不算多,算是能力有限吧……

  正巧,九尾的現任掌權者九尾柊葉狐挺看好葉族的發展,所以就在葉族和赤虹談崩后,柊葉狐主動找到了當時的葉族掌權葉寒,兩個野心勃勃的人就這樣一拍即合了,

  可這些事情又和雪的失蹤有什么關系呢?

  這時,音突然想到,上周雪去他那兒的時候好像說到,最近赤虹族的失蹤人口超多,已經五個了,在這么下去,他估計會引咎辭職吧……

  再聯系到雪最心愛的部下祈狐襲擊他后自殺,音貌似預見了一個龐大的計劃,難道是柊族想要一步步剝削現有的赤虹族勢力?

  此時,距離棄城不過千里的翼城,一家胡同里不起眼的孤兒院,孩子們正在操場上開心的嬉戲打鬧,

  院長:雅時,你過來一下……

  孤兒院的老院長向孩子堆中的女人招了招手,

  她叫源雅時,這家孤兒院最年長的孩子,其實也不算孩子,她已經23歲,不過她本身就是這家孤兒院的孤兒,只是她成年后沒有離開孤兒院獨自生活,而是選擇留在孤兒院陪著孩子們,

  雅時:怎么了院長?

  雅時放下了手中的孩子,小跑到院長面前,

  院長:跟我來……

  院長轉身朝著里屋走去,這時,雅時注意到,院長的手,在顫抖……

  院長:最近流行病挺多的,這是醫院發的疫苗,

  房間里,院長打開抽屜拿出了印有城市醫院標志的一個小木盒,

  雅時:那孩子們有嗎?

  雅時覺得有些奇怪,平常打疫苗不都是她和孩子們一起打的嘛?為什么今天會單獨來這么一出?

  院長:這個是成人疫苗,我已經打過了,孩子們的疫苗是口服的

  說著,院長打開了盒子,取出了藥物和針管,雅時乖乖的脫去外套,卷起了袖管……

  藥物注射進了雅時的體內,院長收起了用完的藥瓶和針筒,嘆了口氣……

  院長:好了……

  雅時走后,院長撥通了電話……

  就聽一聲轟鳴,小樓的玻璃瞬間被爆炸震的粉碎,剛離開屋子的雅時被爆炸涌出的余波掀倒在了地上,

  她驚恐的回過頭來,只見,小樓已經燃起了熊熊烈火……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大喜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姚记棋牌官方网址多少 手机赚钱月赚5000 北京快乐八官方网站 nba微博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号码 南粤风采26选5玩法 化妆品配方师资格证 在家网上兼职赚钱日结 大众棋牌游戏平台 公司股票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