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棄染
39/264

39.棄染

  夏元的講解并不復雜,很快學生們就了解了陰陽卷,月狐的特殊體質也被一部分人接受了,甚至是之前在欺負他的男孩們還在愧疚自己對著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動手,

  

  屁嘞!想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同學們只是因為月狐是弱異能者而無法再欺負他了,所以感到了失望!

  

  傍晚,月狐在高中部教學樓下等著羽,這時,一個大學部的學長走了過來,

  

  月狐:你好,我叫光赫,就住在A6008,有空嗎?我有點事情想請你幫忙,

  

  這個自稱光赫的學長一臉和善,月狐沒怎么提防著他,見羽的教室還關著門,月狐覺得一時半會兒羽可能下不來,

  

  月狐:我在等我哥,你有什么事情嗎?

  

  從入學第一天起,月狐和羽就互換了兄弟身份,因為每次羽和別人介紹月狐的時候都會強調月狐是哥哥,幾乎每個人都會詢問為什么哥哥比弟弟小,有些知道凍齡的人則會非常抵觸月狐的身份,

  

  在他們心里,凍齡人就是低人一等,

  

  光赫:是這樣的,你們班有個同學和我是一個宿舍的,據我了解,他沒有朋友,作為他的舍友,我還是想幫他一把的,可是……

  

  光赫欲言又止,月狐繼續盯著樓梯口,這時,另一個人走了過來,

  

  金:月狐,還在等羽吶?

  

  來的人正是金,他站在光赫旁邊,金抬頭瞄了一眼二樓羽的教室,門依舊關著,不知道什么時候能下課,

  

  月狐:你說的這個同學,是棄染吧?

  

  月狐轉過頭來看著光赫,光赫點了點頭,同意著月狐的猜想,

  

  光赫:他的情況比較特殊,他是MP患者(multiple?personality身份識別障礙)

  

  聽到MP,月狐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MP患者也就是常人口中的多重人格患者,這個知識點在之前葉夕在給他上課的時候有講解過,因為葉夕本身就是PTS患者(post?traumatic?stress-創傷后應激障礙)

  

  月狐:有幾個?

  

  月狐沒再多問其他的問題,直線推進著話題,光赫感嘆著眼前的月狐居然知道MP,他定了定神,繼續說到,

  

  光赫:據我了解,應該有四個,

  

  金完全聽不懂兩人之間的談話,不過好在,羽的及時出現解除了尷尬,

  

  羽:我好像聽到了MP?

  

  羽從身后抱住了月狐,笑的很燦爛,金竟不自覺的臉紅了起來,他也挺想抱一下月狐的,

  

  月狐:那你晚上帶著棄染來我房間吧,

  

  說完,月狐向金招了招手,轉身跟著羽離開了,

  

  晚餐時,羽告誡著月狐,MP患者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他希望月狐可以想清楚,

  

  月狐:知道啦,不用擔心我……

  

  月狐嘴上這么說著,心里卻很想在班級里有一個自己的好友,可是大部分人都很忌憚他的凍齡和赤虹族身份,再加上現在又不能欺負他了,相信因該會被孤立吧……

  

  晚飯后,月狐超市里買了一大堆食物,大包小包的回了宿舍,金目瞪口呆得看著月狐,這家伙是家里有礦吧?

  

  另一邊……

  

  我站在房間里,角落是小冉,他挺膽小的,總是尋求我的幫助,站在身后的是阿宏,就像哥哥一樣保護著我,而面前躺在地上的,是我自己嗎?

  

  從噩夢中醒來,棄染猛地睜開了眼睛,光赫坐在他的身旁,緊緊的抓著他的手,

  

  光赫:沒事吧……

  

  見棄染醒了過來,光赫才松了口氣,伸手摸了摸脖子,棄染隱隱約約的感受到后頸有些疼,

  

  棄染:是阿宏又來了嗎?

  

  光赫點了點頭,棄染也有些沮喪,最近他經常來,這讓棄染很難受,

  

  光赫:不說這些了,介紹給你一個朋友吧……

  

  6001里,月狐早早的洗完了澡后躺在床上休息,床頭堆滿了零食,金看著身旁的月狐,心里泛起了嘀咕,

  

  他真的是凍齡人嘛?怎么看都不像啊……

  

  金也算小戶出身,雖然沒有大族風范,但也好歹見過世面,凍齡人給他的感覺總歸很奇怪,說不上來,就像是一個大人的靈魂被禁錮在了一個小孩的容器中,可是月狐卻不像他們,月狐很單純,會有自己的小脾氣,會抱怨,也很容易滿足,他很有生機,不像其他凍齡人一樣,

  

  金:月狐,你真的是凍齡人嗎?

  

  金坐了起來,看著眼前正在玩手機的月狐,月狐沒有看他,只是繼續盯著手機,

  

  月狐:是啊,五年前,焰給我注射了凍齡……

  

  金:焰?

  

  月狐:小羽他爸……

  

  金:蛤?你們不是兄弟嘛?

  

  月狐:是啊,但這又不代表小羽他爸是他親爸……

  

  說著,月狐放下手機,拿起了一旁的薯片,金的腦子就跟短路了一樣,他努力的想把關系理順,羽和月狐是親兄弟?而羽的父親并不是月狐的父親?也不代表羽的父親是羽的親生父親?

  

  月狐:別繞了,小羽是被焰領養的

  

  看見金一臉惆悵的表情,月狐一邊往嘴里塞著食物,一邊給金解答著,

  

  這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光赫:你好……

  

  看見是金開的門,光赫明顯沒有準備,只見棄染站在光赫身后,膽怯的看著眼前的金,

  

  月狐:你好呀!

  

  突然,月狐穿著睡衣站出現在了棄染身后,嚇得棄染瞬間炸起毛來,一把摟住了光赫,

  

  光赫也被月狐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月狐伸手拿出了一根棒棒糖,抵在了棄染的嘴唇上,

  

  月狐:你吃了我的糖,就是我的朋友了……

  

  棄染緩緩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笑瞇瞇的月狐,腦海中不斷的回想著眼前的這個小個子被班里同學欺負的場面,可是月狐從來都是笑瞇瞇的,就像不曾受過傷一樣,

  

  棄染張開嘴咬住了糖,月狐放開了手,砰的一聲化做了煙霧,

  

  來到房間里,棄染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月狐滿是零食的床上,光赫則是將書桌前的凳子轉個方向,面對著月狐坐了下來,

  

  月狐:要嗎?

  

  看棄染眼睛都快跑出來了,月狐隨手拿起一包零食,坐起身來拿著零食在棄染面前晃了晃,

  

  被月狐點破,棄染十分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月狐:我們不是朋友嗎?

  

  說著,月狐牽起棄染的手,將零食放到了他的手上,光赫看著眼前令人窒息的操作,當初他為了和棄染套近乎,可沒少花心思,

  

  棄染:你知道我是……

  

  棄染將零食放到一邊,膽怯的看著眼前的月狐,多少人因為他的特殊體質而選擇不與他交好,盡管他想方設法的去討人開心,

  

  月狐:我知道,你放心,我和學長會陪在你身邊的,你不需要再找阿宏了,

  

  月狐早些時候通過金聯系到了光赫,大致了解了一下棄染,其實現在的棄染保持的是第四個人格,偶爾其他的人格也會跑出來搗亂,只要強制讓他睡著就行了,光赫一般都是敲暈他,再醒來的時候就好了,所以棄染養成了習慣,腦袋痛就說明自己又飄了,

  

  光赫:因為你上課的時候我沒辦法幫到你,所以我拜托了月狐,萬一有緊急情況,月狐會幫你的,

  

  光赫這么解釋著,其實一開始光赫對棄染也是有些抵觸的,但是接觸就久了發現,其實他和正常人也沒什么不同,不過是有時候會發神經,敲一下就好了,

  

  光赫找月狐幫忙,也是因為棄染在之前的學校有過一次暴走,出動全班人壓制,才勉強控制住了局面,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大喜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北京赛车pk10是国家开的吗 蓝筹权重股有哪些股票 重庆麻将倒倒胡技巧 大圣捕鱼手机游戏 qq麻将在哪里 欧洲超级杯 网盛棋牌app下载平台 体彩内蒙古11选5玩法 多多棋牌游戏下载? 吉林11选五5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