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回程
30/264

30.回程

  1993年9月

  

  黑暗的小房間里,毅躺在床上,繁重的體力活讓他身上的每一寸骨頭都酸得要死,更加讓毅無奈的是,只要自己的工作離預想的偏離一點點,就會遭到來自主人葉閎的毒打,

  

  每天,葉閎還會在來送飯的時候給毅洗腦,例如夜城不比其他地方,這里的管理更加的嚴格,希望毅可以繼續努力,沒有人會知道你在這里,也不會有人管你,你只有絕對服從,才能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社會中生存下來,諸如此類……

  

  以至于毅就像個聽話的木偶一樣,機械的完成著葉閎交代下來的任務,

  

  因為他知道,只要偏離一點點,就會被打,

  

  一年吧,或者更久,毅已經對時間沒有概念了,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地方,毅根本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特別是前期,在訓練毅接受服從時,有時關小黑屋,一關就是幾天,

  

  直到有一天,有一個人抱住了毅……

  

  焰:小毅!小毅你沒事吧?小毅?

  

  那天是焰為了學習知識,根據麟的建議來到夜城,這才看到了在給葉閎打掃辦公室的毅,

  

  毅木訥的愣在那里,這時的毅以已經不具備任何記憶能力了,他就像是一個工作機器,重復著指令,

  

  葉閎:不可以哦,夕是我買下來的奴隸

  

  焰拉著毅想要離開葉閎的辦公室,自然,葉閎肯定是不會這么輕易的松口的,

  

  焰:他不是奴隸?。?!他是我的弟弟??!

  

  焰對著葉閎吼叫著,不過焰并不是在發火,他只是情緒比較激動而已,他早就聽麟提起過,毅被萬宗會那群人按照原先設定的方案送給了買主,他不能怪買主,可他也不能接受,自己的弟弟被這么對待!

  

  焰幾乎無時不刻不在搜集信息,希望能尋找到毅,可是就憑當時焰的能力,真的太難了……

  

  葉閎:你想要他是嘛?可是,他現在就是個機器,你就算要回去了又怎么樣?

  

  葉閎看著面前將毅拉在身后的焰,輕蔑的笑了笑,

  

  焰:他是我的弟弟!不管他變成什么樣子,他都是我的弟弟!就算是要照顧他一輩子也好!我不會讓他再離開我了!

  

  焰越說越激動,眼淚從這個十四歲的孩子的眼角滑落,那時候他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弟弟,現在,他不想放過機會,

  

  葉閎:真是兄弟情深吶……

  

  葉閎轉過頭去看了眼掛在墻上的照片,照片上年輕的女子笑的那么燦爛,

  

  姐姐,你的孩子,他很勇敢……

  

  葉閎心里這樣想著……

  

  可光有勇敢是遠遠不夠的,焰來夜城的目的,也是如此,他要變強,他要守護住,他想要守護的人,

  

  夜城,原名血月之夜,是葉族,布依族和赤虹族共同建造的軍事化基地,其主要功能,就是在戰爭年代,訓練和保護三族的族人,

  

  可在上一任葉族族長葉安的帶領下,夜城逐漸變成了新兵的煉獄,沒有人能接受得了那殘酷的訓練,甚至有人在訓練時自殺,

  

  之后,葉閎將夜安趕下臺,才強行壓住了事件的惡化,血夜這個名字,也漸漸從小一輩的眼前消失,

  

  時至今日,夜城的地下依舊是那些舊部成員居住的地方,而葉白帶領的零部,正是用來武力鎮壓叛族的部隊,葉閎不想再讓血夜的惡名,傳遍整個伊爾大陸

  

  2024年8月12日,晴,我的錢包?。。。?!

  

  清晨,坐在書桌前,焰還在為昨天的支出而心里滴血,寫完日記,他走出了房間,此時,除了葉夕以外,其他人都在客廳,

  

  焰:宣布一件事,羽從下學期開始,從走讀改為住宿,

  

  拍了拍手,焰對著在座的幾位這么說道,幾人愣了一下,月狐瞬間炸起了毛來,

  

  月狐:不可以的!羽不回來了我怎么辦!

  

  可是月狐這話說出口后自己都覺得不太對勁,可羽住校就代表了月狐一時半會兒見不到羽了,這在月狐看來絕對不行!

  

  焰自然沒聽月狐的無理取鬧,他看著坐在中間的羽的反應,可羽的反應卻異常的冷靜,

  

  羽:好吧……

  

  羽沒有做任何防抗,這讓月狐更著急了,他抓著羽的胳膊拼命的搖晃著,就像求他再考慮一下一樣,

  

  羽回過頭來看著月狐,那眼神仿佛就在說,這還怎么挽回?

  

  焰:我們家的環境不適合小羽你的成長,你需要更加積極向上的環境,或許住宿能讓你暫時忘記與我之間的恩怨,等你有足夠能力了,再來想辦法挑戰我吧,

  

  這么說著,焰伸手拍了拍羽的腦袋,羽只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其實焰昨晚開始就一直在想葉斌和自己的說的那些話,

  

  你到底還準備忍羽多久?

  

  的確,焰一直在忍耐,以前誰敢這樣騎在他頭上???在焰年輕的時候,就連葉夕和他說話都小心翼翼的,更別說還擺臉色給他看呢,

  

  焰真的不會交際,關心也是默默用行動來表示,嘴上從來不饒人,好強,不服輸,其實羽也是同樣的性格,他只是希望焰能向他服個軟而已,

  

  他明白,對于不是自己親生的孩子來說,焰已經做的夠好了,他也有自己的事業,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養孩子這件事情上,有些小事情推給葉夕和月狐也是正常,但他也希望焰能像小時候那樣關心自己,就算只是和以前一樣,簡單的鼓勵,羽也會很開心,

  

  葉斌:你想甩掉包袱,真正開始享受生活?

  

  葉斌趁著人都不在,和焰搭起了話,

  

  焰:還早著呢,這群小鬼有的折騰呢……

  

  這么說著,焰將手放在了葉斌的肩上,焰一直很看好葉斌,焰相信,葉斌會是赤虹族的一匹黑馬,

  

  結束了在夜城的所有行程,焰帶著幾人來到2621和葉閎道別,自然,葉夕沒來,

  

  葉閎:我就不送你們了,下次我們電話聯系吧,萬宗會的話我們可能不怎么會參加了,反正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你就打電話給我,記住我們之間的約定,

  

  葉閎拍了拍焰的肩膀,從名片盒里抽了張名片遞給了他,幾人再次道別后,焰帶著一行人來到了極樂塔一樓,

  

  由于羽還有作業要完成,所以之前定的行程只能進行修改,焰準備開著車穿過翼城邊境直接回到萬象城,然后經過默城回到悅城,行車時長也從四天縮減至兩天,

  

  一路上,焰坐在后座抱著葉夕,主駕駛上,葉斌開起了車,

  

  月狐:羽真的要住校嗎?

  

  月狐還是不死心,他轉過身趴在椅子上看著身后的焰,焰抱著葉夕半瞇著眼睛,像是快要睡著的樣子,

  

  焰:不僅是羽,連你也要給我去住校,羽要是在學校闖禍,我第一個抽你,

  

  焰看著月狐這么說道,這次換成羽震驚了,月狐到現在沒有進過一天學校,現在突然說要進去,真的不會脫節?

  

  羽:老爹你別開玩笑了!月狐哥怎么可能跟得上現在的學校進度!

  

  聽到這話月狐炸了起來,羽擺明了質疑他能力??!他回頭看向羽,卻發現羽也在朝著自己打量,

  

  月狐:你把這話給我說清楚!什么叫我跟不上進度?!

  

  扯大了嗓門,月狐鼓著腮幫子瞪著羽,羽也不是好惹的,他按住月狐的腦袋,嘴巴湊到了月狐的耳邊輕蔑的說道,

  

  羽:意思就是你弱,你的小不點……

  

  月狐生氣的想要打羽,可是礙于手太短了,被羽按著腦袋壓根打不到,別小看小孩子的兩年,身體差距真的會很大的!

  

  月狐:羽你個混蛋!

  

  羽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估計在座的幾人里,也就月狐湊活著能給他欺負了,曾經羽故意惹葉夕生氣,結果要不是焰拉著,羽的屁股早就開花了,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大喜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甘肃11选5选号技巧 闲来江西麻将 金牌六尾金牌三尾中特 国外网赚项目博客 腾讯分分彩在线人数开奖结果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试图 股票发行价格如何确 欢乐南京麻将安卓 全民捕鱼是什么游戏 河北燕赵20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