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黑翼
23/264

23.黑翼

  晚上,焰趁著月色,離開了旅館,街上昏暗的路燈忽明忽暗,城市中心的巨大噴泉下,焰站在教堂正門口,看著透出微光的木門,他邁開步子走了進去,

  

  就在他的身后,一個身影從胡同里探出了腦袋……

  

  西塔爾: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教堂講臺上,一個身材壯碩的男人背對著焰,焰笑了笑走上前來,在男人面前,焰這小身板真的不值得一提,

  

  焰:西塔爾你還是老樣子,嘴上不饒人……

  

  說著,焰坐到了第一排的位置上,西塔爾轉過身來,手上拿著圣經,

  

  西塔爾:上次你讓我查的信息,有點著落了……

  

  說著,西塔爾從講臺的桌子上拿出了一本破舊的書,丟給了焰

  

  焰:這東西,也只有你這里能找得到了,

  

  焰將書拋到空中,他緊閉雙眼,瞬間,書懸停在了空中,從書中,金色的字符飄了出來,猶如知識光環一樣圍繞在了焰的腦袋周圍,

  

  西塔爾:話說你們這些城里人對凍齡藥怎么這么上心呢?死亡是上帝對人類最后的恩賜,強行改變的話是要受到天譴的,

  

  西塔爾給到焰的是凍齡藥最初的配方記錄,不過現在使用的凍齡藥是已經改良過不知多少次的了,也正是因為新的凍齡藥的配方公式太過復雜,導致破譯起來難上天,所以焰想著能不能從原始配方下手,找點破解的線索出來,

  

  焰:天譴嗎?已經在經歷了……

  

  說著,焰接住了落下來的書,遞還給了西塔爾,這時,教堂的門被人打開,只見兩個侍衛架著一個孩子走了進來,

  

  侍衛:報告,巡邏時發現有可疑人物在教堂前鬼鬼祟祟的,

  

  焰一看,這不是葉夕嘛……

  

  此時的葉夕早已沒了意識,后腦勺上還腫起了一個大包,看起來是被一招敲暈的,

  

  看來是被我吵醒了……

  

  尷尬的笑了笑,焰從侍衛手中接過了葉夕,轉身擺了擺手向西塔爾道別,準備打道回府

  

  焰:西塔爾,明天找你喝酒……

  

  說完,焰踏出了教堂,兩扇大門緩緩的被帶了上……

  

  清晨……

  

  葉夕從朦朧中醒來,他現在就覺得腦袋跟炸了一樣疼,摸了摸后腦勺,一個鼓鼓的包嚇了葉夕一跳,

  

  回想昨晚跟著焰出了門,然后一直跟到教堂門口,之后……

  

  就眼前一黑了……

  

  焰:醒啦……

  

  這時,焰從葉夕的身后一把抱住了他,葉夕放下了手,靜靜的靠在焰的懷里,

  

  葉夕:哥,要是我知道了你的秘密,你會像電影里那樣,殺我滅口嗎?

  

  焰一聽到葉夕的話笑的肚子都疼了,他敢打賭,昨晚突如其來的斷片,葉夕肯定算在自己頭上了,

  

  焰:我還有什么秘密是你不知道的呢……

  

  說著,焰將葉夕翻了個身,眼睛直視著自己,

  

  葉夕:比如呀,你喜歡我……

  

  說著,葉夕在焰的臉上親了一口,隨后趕緊溜下了床,只留下了焰躺在床上不知所措……

  

  焰:你個小崽子還占我便宜?!

  

  焰嫌棄的蹭了蹭臉上葉夕親過的地方,心里卻暖暖的,

  

  布依族不過是幾人旅途的中轉站,可羽卻喜歡上了這里的安靜,相比于現代社會的高節奏,這里真的能讓人放松下來,

  

  吃完早飯,羽帶著月狐來到教堂,雖然他不信教,但是那種氛圍,羽特別喜歡,

  

  可就在牧師禱告時,出現了問題……

  

  禱告中,羽的心跳不停的加快速度,快的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樣,他捂著胸口,難受的喘著粗氣,而從他的身后,黑化的黑色氣體正在源源不斷的涌出,

  

  另一邊,焰從葉斌口中得知兩人去了教堂后,嚇得立馬沖向教堂,

  

  月狐不解的看著身邊痛苦的羽,他將自己的手貼在羽的后頸處,可是,黑化的效果并沒有解除,反倒看起來像解開了什么封印了一樣,黑氣噴的越來越厲害了,

  

  而站在講臺上的西塔爾看見了羽的異常也趕緊停下了禱告,眾人的目光都看向他,可是,就算停下了禱告,羽身上涌出的黑氣卻依舊沒有停止的意思,

  

  這時,焰沖進了教堂,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騰起的黑煙,他輕切了一聲,立馬助跑加一個跳躍跨過了人群,一把拽起羽就朝外面跑去,

  

  對于上帝來說,他們這些陰卷能力者,就如同是惡鬼一般,神不會庇佑他們,相反,神會將他們趕盡殺絕,

  

  廣場上,大家已經被羽的狀態嚇得四散了開來,焰也和這個即將爆炸的煤氣罐保持了一段距離,為什么焰會知道,因為焰也曾經歷過……

  

  蒸騰出來的黑氣在空中漸漸化成了黑色的羽毛,羽還有著些許意識,可是,他卻沒辦法控制住自己的身體,他無助的看著不遠處的焰,痛苦的嚎叫著……

  

  此時,月狐被焰攔在身后,他清楚月狐想要上去幫忙,但是現在的情況,不是月狐能搞得定的,

  

  焰:控制住自己的意識!努力去控制身體!

  

  焰對著羽大喊,可是現在的羽哪能聽進去這些呀,在他的耳邊,只有一個男人的聲音安撫著他,似乎,是想讓他放棄掙扎,

  

  很痛苦吧……

  

  堅持不住的話,睡下就好了……

  

  你看看你的父親,他在你最無助的時候,只是站在旁邊看著,

  

  聲音越來越大,羽的腦袋也像是快要撕裂了一樣的痛,他捂住耳朵,瘋狂的搖晃著腦袋,就像是要把那個聲音從腦袋中甩出來一樣,

  

  懸浮在空中的黑色羽毛越來越多,逐漸聚攏成了類似翅膀的形狀,

  

  此時,焰知道讓羽保持清醒已經沒用了,他在等待著,等待著羽身上的這股能量,完全釋放出來……

  

  羽:這身體…,不錯啊……

  

  一個粗獷的聲音從羽的嘴巴里傳了出來,而懸在羽頭頂的翅膀,已經完全成形了,焰的表情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黑色翅膀漸漸的附在了羽的身后,此時的羽,像是惡魔附體了一般,

  

  羽:九尾…炎狐嗎……

  

  羽看著眼前的焰,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焰:真不好意思呢…,又把您老召喚出來了……

  

  這么說著,焰雙手輕輕放下,三道由黑化結成的刀鋒從指縫伸了出來,猶如狼爪一般,

  

  羽:你忍心傷害這小可愛嗎?

  

  焰:不忍心呀,但是也不能一直讓你附在他身上,

  

  說著,焰化作一團煙霧,瞬間出現在了羽的面前,狠狠一爪下去,就在焰即將觸碰到羽臉頰的一瞬間,羽化作了煙霧,出現在了焰的身后,

  

  羽:不如當年啦……

  

  焰撲了個空,反身繼續對著羽進行攻擊,可就像跟不上節奏一樣,焰總是差那么一點點,

  

  焰:你既然認識我,那就應該明白,我在克制自己,

  

  焰氣喘吁吁的單手撐在地上,看著眼前的羽,他踉蹌的直起身子,收起了手中的狼爪,

  

  羽:就你現在的身體狀況,還有那爆發力嗎?

  

  焰:那可不一定……

  

  說著,焰閉上了眼睛,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蔚藍色的瞳孔被染成了血紅色,而他說話的聲音也有了些許不同,

  

  焰:喲這不是龍狐嘛,怎么,又被逼出來了?

  

  說著,焰一個瞬身來到了羽的面前,現在的焰速度和剛才的完全不一樣了,羽來不及躲閃,被一拳打飛出去了好遠,

  

  焰:叫你回去就乖乖回去,別惹的老子動粗!

  

  這么說著,焰一個突進,一瞬間將羽打飛到了天上,

  

  焰:我有的是辦法讓你灰飛煙滅,最后給你一次機會,走?還是不走?

  

  焰瞬身到了羽的身后,手掌貼到了羽背部正中心的位置,一瞬間,黑色的羽毛被震得粉碎,而羽也像子彈一樣彈射到了地面,

  

  羽:你還真是可悲啊…,居然對轉生者唯命是從……

  

  說完,圍繞在羽身邊的黑色羽毛瞬間化為烏有,羽也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覺……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大喜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海南飞鱼开奖直播网址 湖南闲来麻将 岳游千炮捕鱼 追光棋牌斗地主捕鱼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 彩库宝典安卓版下载安装 家庭资产配置图 讲解 斗牛棋牌挣钱app 福建快3万能码走势图 中国福利福彩1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