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酒后
15/264

15.酒后

  2011年8月1號,晴,小家伙們來家里也有些日子了,月狐的領養協議最終還是沒能簽下來,我們只好忽悠他說,再不簽就把他丟出去讓他再見不到他的弟弟,這家伙果然和我一樣,是個弟控……

  

  時間回到最初,其實當時焰本就是做的方案一的準備,他相信,月狐肯定會為了弟弟,接下這屈辱的身份,

  

  每晚,焰都會被小嬰兒的吵鬧聲驚醒,這小家伙居然需要人抱著才肯乖乖睡覺,這讓焰有那么一瞬間為自己的決定感到了后悔,

  

  時至今日,焰仍然在為自己的決定買著單,有時候,只有葉夕,才最懂他……

  

  晚餐前,葉夕看到羽從焰的房間出來,焰也紅著眼睛跟出了房間,

  

  也許也只有葉夕才明白,焰到底在傷神些什么,

  

  兒時,父親最寵葉夕這個最小的孩子,而焰一直是家里最不受待見的那個,那時候焰還不叫這個名字,性格也是一個非常內向的孩子,

  

  焰的原名叫九尾鳴狐,其實,說他小時候非常頑皮,真的不過是大人的片面看法,作為焰的弟弟,可以說,葉夕才是那個最了解焰的人,

  

  小時候的焰是個非常不會表達的孩子,他總是一個人默默的坐在后院的地上拔野草,每次都把身上弄的很臟,而草坪也被拔的一塌糊涂,其實,他只是想多少能幫一下忙,他只是,想得到一句夸獎……,

  

  他會爬上樹去救貓,貓卻自己下來了,可他自己卻下不來了,還被大人們誤以為是上樹偷果子,

  

  他也會為了被欺負的伙伴站出來和比他大的孩子抗爭,被打的滿身是傷卻被大人們誤認為是他在欺負伙伴,

  

  每次葉夕都會站出來為他說話,可大人們從來都不會相信小孩子的說詞,可能在他們看來,兄弟之間總歸有一個是陰卷,而陰卷就代表著頑劣和不服管教,

  

  久而久之,焰會拉住葉夕,阻止他去為自己打抱不平,那笑著說出口的沒事,真的令葉夕很難過……

  

  那天,葉夕將焰埋藏在心底多年的話,借由自己的口,傳達給了家里的每個人,

  

  ‘鳴狐’:為什么?為什么我做什么都是錯的!為什么我總是要被懲罰!為什么總說我不服管教,我們真的有關注過我嗎?我只是想你們可以多關心我,我有錯嘛?。?!

  

  那天,‘鳴狐’被大人們按在祠堂大殿中央,家族的長老親自將凍齡注入了‘鳴狐’的體內,眾人站在一旁,麟同樣也是,只不過,他的眼角,流下了淚……

  

  當凍齡全數注入‘鳴狐’的身體后,他再也無法抑制住的狂笑了起來,而麟也在‘鳴狐’這瘋癲的狀態中,讀懂了些什么,

  

  麟:你?

  

  ‘鳴狐’:你什么你!虧的鳴哥把你當成最親的人!你卻和這群沒見過世面的蠢驢站在一起!總是一副關心鳴哥的樣子,到頭來,就連站在你面前的到底是誰!你都分不清!

  

  這時眾人才恍然大悟,眼前這個人,是毅……

  

  毅:你們這群有眼無珠的人,赤虹族會毀在你們的手上的!

  

  說完,毅便在沒了力氣,癱倒在了地上……

  

  餐中,幾人舉杯慶祝來之不易的重逢,至少根據族譜,在座的人,都存在著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

  

  哦對了,林斌不算……

  

  不過管他呢,只要有酒,全天下都可以稱兄道弟……

  

  現在的情況,貌似就是這個樣子……

  

  葉夕知道焰不勝酒力,可焰今天就像鐵了心要把自己灌醉了一樣,一直盯著默瞳灌酒,不過看夏元的反應,默瞳也不怎么能喝酒,

  

  葉夕:哥你別喝了,會出事情的!

  

  葉夕一把將焰手中的酒杯搶了過來,可現在焰已經有些犯迷糊了,他湊近了葉夕的臉,呵呵呵的傻笑著,

  

  焰:能有啥事啊……

  

  頓時,葉夕的臉紅的跟猴屁股似的,他放下酒杯,拉著月狐架起焰就往房間里拖,可是現在焰并沒有昏過去,兩個小孩身體又哪里搞的過成年人,

  

  三下五除二,葉夕反倒被焰按在了地上,此時兩人互視,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他們身上,

  

  焰:小毅……,謝謝你……

  

  說著,焰失去了意識,昏倒在了葉夕的身上……

  

  隔天早上,焰從睡夢中醒來,他就覺得頭疼的厲害,這時,他的手摸到了一個他現在肯定不該摸到的東西,他下意識的轉過頭去,

  

  焰:?。。。。。?!

  

  焰掙扎著從床上滾了下來,看著凌亂的床鋪,躺在床上全身赤裸的默瞳,再低頭看了看自己,他更方了

  

  被焰剛剛一叫,默瞳也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陽光透過窗戶灑在了他的臉上,此時,他摸了摸身上,好像,光溜溜的……

  

  默瞳:?。。。。。?!

  

  又是一聲慘叫,樓下的月狐坐在自己房間的書桌前,抬頭向天花板看了看,

  

  默瞳環顧著四周,還好,自己的囧態沒有人看到,而另一邊,焰瞬移到了葉夕的房間,趕緊找了件衣服穿上,

  

  焰:什么情況?

  

  看到葉夕還躺在床上玩手機,焰一邊給衣服扭上紐扣,一邊詢問著葉夕,

  

  葉夕則是一臉事不關己的表情,

  

  葉夕:叫你別喝那么多嘍,你又不聽,我們幾個都拉不動你,你執意要抱著默瞳入洞房,我們胳膊擰不過大腿,只能幫你準備好一點的裝備以表同情,

  

  說著,葉夕放下手機,從一旁的柜子上拿了一罐液體,丟給了焰

  

  焰:蛤???

  

  看著手中的東西,焰更摸不著頭腦了,葉夕到底在說些啥?

  

  葉夕:因為家里沒這東西,我還特地開車出去買的,不過回來的時候你們已經完事了,這東西就沒用上……

  

  葉夕一臉正經的看著焰的下邊,突然,他笑了起來,

  

  葉夕:不過話說回來,你那東西還蠻大的,

  

  說完,葉夕轉身走出了房間,焰一臉的不可置信

  

  不會吧……

  

  時間回到昨天晚上……

  

  葉夕:你們說現在怎么辦…

  

  客廳地上,兩個醉鬼互相依靠著,葉夕幾人圍在周圍,討論著該怎么解決這兩個家伙,

  

  月狐:能怎么辦,丟房間明天再說咯……

  

  月狐說完便開始收拾起了餐桌,羽今天沒喝酒,他也不能喝酒,目前為止,他是最清醒的一個,不過他也在為得到了新身份而沾沾自喜中

  

  夏元:我有個大膽的想法……

  

  這時,趁著酒意,夏元滿臉色情的望向葉夕,仿佛明白了夏元所想,葉夕瞬間老司機附體,污穢的思想充斥了兩人的腦袋,夏元湊在葉夕耳朵邊講解著計劃,頓時,兩人笑成了傻子,

  

  月狐:啥事情這么好笑啊……

  

  月狐路過他倆身邊時順便插了句嘴,卻被兩個家伙懟了回去,

  

  葉夕:小孩子不要管我們大人之間的事情……,等會兒你帶好羽,我們倆有重要的事情要辦,

  

  越說越興奮,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分別拽起自己的哥哥,朝二樓焰的方向走去…………

  

  這樣,你去準備點東西,我們來偽造一個纏綿之后的現場,讓這兩個酒鬼,再也不敢喝酒,

  

  剛剛,夏元在葉夕耳邊這么說道……

  

  早餐時,焰一直不敢直視默瞳,默瞳也光顧著吃飯,一句話沒有,兩人低著頭,仔細回想著昨晚可能經歷的事,臉竟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葉夕和夏元坐在一起,互相擠眉弄眼的,似乎是在用面部表情交換著此時的想法,這讓月狐和羽看的一臉懵,

  

  這才一晚上,革命友誼就升華了?

  

  反正經過這次,相信兩人再也不敢喝酒了吧……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大喜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欢乐斗棋牌捕鱼技巧 516棋牌游戏中心 意甲联赛积分榜2019 星悦陕西麻将app下载 西部数据股票 永利棋牌官网手机版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怎么选数字呢 分析股市大盘 赛车一般跑多少时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