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影子
14/264

14.影子

  周五晚上,焰跟著月狐,來到了羽所在的小學,這也是焰第一次來羽的學校,之前從找學校到入學都是葉夕一手操辦的,可以說,焰是很不負責任了,

  

  現在正值放學高峰,月狐將車子停到了離學校不遠的一個地下停車場,然后徒步走到了學校,時間掐的剛剛好,兩人前腳剛到,學校的放學鐘聲就敲響了,

  

  沒過一會,孩子們就從教學樓里紛紛走了出來,當然,這其中也包括羽,

  

  同學:那個叔叔是誰的爸爸???從來沒見過,好帥哦,

  

  學校門口,幾個小孩子圍在一起議論著焰,正巧,羽從幾人身邊走過,徑直走向了焰,

  

  羽:你今天怎么有空來?

  

  對于焰的到來,羽顯然有些不太適應,從入學第一天到現在,這是焰第一次來學校接他,他也已經習慣了被同學們嘲笑是個沒有爸爸媽媽的孩子,

  

  焰:難得過來瞄一眼嘛……

  

  說著,焰從羽手中接過了他背在身后的書包,這不拿不知道,書包里邊跟放了塊鐵一樣重,

  

  尷尬的笑了笑,焰牽著羽的手,轉身朝著停車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路過的孩子們都用羨慕的目光看著羽,羽也是第一次受到這種萬人矚目的感覺,

  

  其實在羽的眼里,焰算是很差勁的父親了,別人的父親都會陪著孩子出去玩,接送孩子放學,陪著一起逛街,給孩子買玩具衣服,

  

  可是焰卻從來都是把這些事情丟給葉夕和月狐來完成,就好像這些事情跟他沒有任何關系,他寧愿窩在被窩里看手機也不愿意花點時間多陪陪羽,至少羽是這么覺得的……

  

  羽:你是為了明天踩點的吧?

  

  上了車,羽才說出了心里話,他才不信焰會花時間專程跑個三五公里過來接她呢,在羽眼里,對于焰來說,花這么多時間在路上還不如多花點時間來研究房產的消費走勢,

  

  焰:別這么說嘛……

  

  雖然羽說的的確是實話,但多少也給焰留點面子,

  

  焰一把將羽攬到了懷中,不過羽可不領情,他一把推開焰的手,氣呼呼的向旁邊挪了挪,

  

  月狐:看來主人的魅惑屬性忽悠不了小羽呀?

  

  這時,月狐回頭看了眼碰了一鼻子灰的焰,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回到家,葉夕早已準備好了晚餐,幾人圍在一起,有一句沒一句的一邊閑聊一邊吃著飯,

  

  其實這種無聊的生活并不是焰想要的,每次參加萬宗會時,他都非??释蛳衿渌淖彘L那樣滿世界轉悠,不用管自己地盤上的那些瑣碎小事,而現在,甚至是一些大型的土地租用合同焰都要親自上陣,這讓他感到特別無力,

  

  他迫切的需要人為他分擔,正好這時,默瞳找上了門

  

  焰:小斌住的還習慣嗎?

  

  焰扭頭看了眼坐在一旁默默無聞低頭吃飯的林斌,不免起了擔心,這兩天焰基本上都在回避對林斌過分關心,這也導致林斌這兩天都挺失落的,

  

  小斌:嗯……

  

  林斌一邊往嘴里塞著食物一邊含糊的答應著,

  

  焰:月狐你也多關注一下小斌,

  

  聽到焰提月狐的名字,林斌還是會不自覺的抬起頭看他一眼,不過相比之前的盯到人心發慌,這種瞟一眼明顯好了很多,

  

  2021年3月4號,晴,今天沒發生什么事,只是看到小斌晚上在睡覺前在被窩里悄悄抹眼淚,我是不是做的太過了……

  

  3月5號清晨,焰早早的起了床,他推了推在旁邊打呼嚕的葉夕,轉身輕輕在林斌臉上留下了一個吻,

  

  葉夕:嘬嘬嘬,好惡心……

  

  葉夕裝作犯惡心的調侃著焰,心里卻超級渴望焰也給自己一個吻,

  

  焰:你要不要噥?

  

  說完,焰爬下了床,而葉夕還在床上紅著臉糾結該怎么回答焰,等他想好了以后,焰的人都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葉夕:混蛋!

  

  說著,葉夕只得套上衣服,開始了一天的新生活,當葉夕離開房間后,林斌睜開了眼睛,鼻腔里緩緩流出了鮮紅色的液體……

  

  吃完早餐,焰帶著葉夕出了門,九點半,早高峰剛過,因為是周末,學校門口也沒停多少車子,葉夕干脆將車子就停在了學校旁邊,

  

  此時,夏元在保衛處等候著焰的到來,他帶著焰走過門庭,穿過教學樓,來到了位于操場后邊的行政樓,

  

  會議室里,拒絕并族的幾大家族長老已經入坐,默瞳坐在右邊第一個位置,將正中間的主位讓給了焰,

  

  幾人互相議論著這赤虹族族長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讓默瞳如此看中權位的人甘愿屈居次位,

  

  此時,焰推門走了進來,一眼就看到了主位沒人,而默瞳卻坐在了次位,他心里犯了下嘀咕,

  

  隨后,焰向葉夕指了指主位,自己則坐到了左邊的次位上,

  

  葉夕立馬明白了焰的意思,他咳嗽了一下,坐上了會議桌最中間的位置

  

  頓時,全場嘩然,連默瞳也瞪大了雙眼,不過在看到對面的焰朝他眨眼睛的時候,默瞳才反應過來,

  

  長老A:怎么可能,宗族的族長是個小鬼?

  

  長老B:我覺得應該是凍齡人,還記得二十年前那件事情嗎?

  

  眾人紛紛議論著葉夕,而葉夕瞬間焰附體,坐在椅子上雙手交叉撐頭,一副城府很深的樣子,

  

  這時,焰將手輕輕貼在了葉夕的腿上,幾人紛紛議論著,這時,其中一個人注意到了葉夕的異樣,

  

  長老C:那是什么!”

  

  這時,就見葉夕兩眼微微冒著紅光,而從他的身上,黑色的粒子漸漸從背后析出,漂浮在了空中,那效果,就像是葉夕生氣了一樣,在幾人注視到了葉夕的狀況后,焰適時的解除掉了葉夕的異常狀態,

  

  這時,整個屋子里安靜了下來,沒有人在竊竊私語了

  

  默瞳:那我向各位介紹一下,赤虹毅,赤虹族族長,赤虹焰,赤虹毅的哥哥,暫時管理著悅城的運營,這邊是……

  

  葉夕:不好意思打斷一下,說實話我覺得,這種事情沒什么必要坐下來談的,夏族本身就是我赤虹族分出去的,再并回來有什么不妥嗎?

  

  這句話一下子激起了眾人的質疑,

  

  長老A:說是從你們赤虹族分出來了,這么多年,你們有管過我們嗎?

  

  長老B:是??!當初說分就分,現在說并就并,你當我們是什么,招之即來揮之即去?

  

  眾人紛紛你一句我一句的,葉夕沒有多說話,只是坐在那里,聽著他們吵,

  

  片刻,房間里的聲音漸漸減小,葉夕也再次開始用言語譏諷在座的幾位,

  

  葉夕:如果不選擇并族,那么你們準備怎么度過現在的土地危機?

  

  這時,在場的人都安靜了下來,明顯,沒有一個人想過這個問題,在他們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家庭,權利,和金錢,誰會真正在乎夏族的安危,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么所有人都會在乎自己的存活而非是整個族群的,活下來的最后一個人才肯定是自己,這才是所有人腦子里想的,

  

  葉夕:滅族的事情我們不是沒有做過,這不過是排除異己的過程,我覺得你們沒有這個必要,來挑戰權威,

  

  說著,葉夕起身走出了房間,焰和默瞳對視了一下后,也相繼走了出去,門外,葉夕大口的喘著粗氣,焰那種與生俱來的壓迫感,可不是誰都能模仿出來的,

  

  默瞳:葉夕你第一句話我還以為你們來拆臺的呢!

  

  默瞳拍了拍葉夕的肩膀,沒想到你們談事情還唱雙簧,最厲害的還是焰在葉夕身上使的小把戲,

  

  正如葉夕所說的,這種談判沒有任何存在的必要,就在焰和葉夕在外邊吃午飯的時候,默瞳就已經打電話報來了喜訊,還沒等默瞳詢問,幾個家族的人就起了內訌,無非也就是宗族老大惹不起,改了個名字而已,在其他方面也沒什么不一樣,之類無關痛癢的話,

  

  焰約默瞳晚上來家里坐坐,不僅是為了慶祝一下,更是為了讓默瞳見見林斌,因為就在剛剛通電話時,默瞳還在擔心該怎么和靈族談判,畢竟見識過了焰的雙簧,這種小把戲可嚇不倒那些見多識廣的靈族長老,

  

  下午,焰蜷縮在被窩里睡覺,這時,一只冰涼涼的小手貼到了焰的后頸上,一瞬間,就和被電流擊中了一樣,焰噌的一下從床上彈了起來,

  

  回頭看了看是哪個小鬼給自己的美夢搗亂,可眼前的這個人,焰卻怎么都對他發不起火,

  

  焰:怎么啦?

  

  摸了摸羽的腦袋,焰轉過身來正面對著羽,羽坐在床上看著焰,表情看起來像是要求焰什么事情一樣,

  

  羽:爸,問你個事……

  

  焰:你說

  

  羽:那個……

  

  羽顯得有些為難,焰很清楚,羽想要說的事,八九成和身世有關,

  

  羽:我想知道,我原來的名字……

  

  羽的聲音越來越小,就像是他再講下去,焰就會生氣一樣,其實羽從來沒看過焰生氣,焰也從來都沒有在羽面前生過氣,就算再火大,焰都會克制住自己,

  

  他只是不想讓羽重蹈覆轍……

  

  焰:星,九尾星狐……

  

  說著,焰抱住了羽,羽征了一下,這時的焰,居然在哭……

  

  羽:爸…,怎么啦……

  

  在羽的印象中,焰從來都是給人一種狠角色的感覺,他沒有哭過,就算是羽小時候發高燒到四十幾度,焰也是面無表情的抱著他去醫院,在床邊陪著他,或許,只是自己太不了解這個父親了吧……

  

  焰:沒…,沒什么……

  

  只是,焰在羽身上,看到了小時候的自己……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大喜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星力捕鱼微信 辉煌棋牌游戏下载 全民欢乐捕鱼礼包码 长春麻将 上证50指数代码 九游棋牌大厅app 酒类股票推荐股票 棋牌娱乐平台排名 福建体彩11选5真准网 斗牛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