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凍齡
3/264

3.凍齡

  2018年9月1號,晴,今天是小羽第一天上學,他回來和我講述了學校的所見所聞,活脫脫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小猴子,

  

  早晨醒來,焰向往常一樣將昨天發生的事寫成日記,然后去洗漱,然后再叫醒熟睡中的孩子,

  

  這是他五年來每天早上的習慣,但是今天,好像有點不太一樣……

  

  焰:小羽,該起床啦!

  

  推開隔壁房間的門,迎面而來的是整潔的床鋪和干凈的房間,房間里空無一人

  

  焰:對哦……,小羽昨天開始上課了……

  

  失落的回到房間,焰躺回了床上,就像生物鐘被打亂了一樣,令他整個人非常不舒服,看了眼手機,早上八點四十五,想必送羽上課的葉夕應該已經回來了吧……

  

  這么想著,焰起身下樓來到客廳,這時,熱騰騰的早飯已經放在了餐桌上,餐廳門口,一個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那邊,雙手握在身前,謙卑的等待著焰的到來,

  

  焰:葉夕回來了嗎?

  

  拿起筷子,焰隨便扒拉了幾口后便沒有胃口再繼續吃了,不是東西不好吃,只是早飯每天就那么幾樣東西,每天吃總歸會有些疲勞的,

  

  月狐:還沒有,根據昨天接送的時間來看,葉夕應該還有十分鐘才會到家,

  

  這個熟悉的身影不是別人,正是月狐,

  

  不過他現在長大了,經過不斷的訓練,月狐的脾氣也有了些許改觀,現在他和葉夕一樣,打理著焰的生活起居

  

  焰:月狐呀,你也滿十二歲了吧?

  

  待早餐結束后,焰指了指一旁的沙發示意月狐坐下,月狐的舉止活脫脫了和葉夕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穩重可靠的執事形象,

  

  這也是焰希望看到的,雖然這樣對于一個年僅十二歲的孩子來說太苛刻了,但這可以給他的弟弟做到一個非常好的榜樣,

  

  “月狐:是的,

  

  聽到回答,焰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后,他從抽屜里拿出了一個木頭盒子,

  

  打開盒子,襯在盒子底部的絨布上放著一個一次性針桶筒,一個一次性針頭,以及一管沒有任何標識的半透明液體,

  

  焰:我想我應該有和你解釋過這是什么東西了,既然你已經年滿十二歲,那么就請你按照游戲規定,將他注射進體內吧,

  

  放在月狐眼前的這管液體,是一種注射進人體后會使被注射者停止生長的藥劑,名為凍齡

  

  身體和相貌永遠停留在注射的年齡,這既是永生,也是一種病態的折磨,

  

  因為如果要注射下這管藥水,就代表要生生世世輔佐主家,

  

  月狐:可是……

  

  月狐顯得有些猶豫,他之前也有向葉夕打聽過關于這管藥物的事情,得到的答案令月狐一個月都沒怎么睡好覺,

  

  如果不是本人親自說,或許根本不會有人相信,葉夕和赤虹焰是同一年出生的,焰今年已經三十五歲了,雖然看起來還算年輕,但是和葉夕那樣怎么看都是十二三歲小孩的外貌對比,論誰都不會聯想到,他們是同一年的,

  

  焰:我不會強迫你,但你既然要繼續游戲,那么就要遵守游戲規則,

  

  這么說著,焰將一次性針筒拆開,紐上了一次性針頭,從藥瓶里將藥物抽了出來,

  

  月狐仍舊猶豫,焰也非常清楚,要進行凍齡對當事人來說會極其痛苦,不僅是身體上無法再生長,更是心里上的折磨,看著同齡人越長越大,自己卻還是那么小小個,

  

  月狐:真的不可以再等等嗎?

  

  月狐還想做最后的掙扎,他知道這些掙扎只是徒勞,想要留在弟弟身邊,這是唯一的辦法,

  

  但他也明白。一旦注射了這管藥水。他就再也沒有辦法過上正常人的生活了,他必須絕對服從來自焰的安排。沒有任何選擇的余地。

  

  焰:在十二歲半的時候,雄性荷爾蒙就會開始產生,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

  

  說著,焰將手中的針筒遞給了月狐……

  

  午飯前,葉夕帶著采購的物資回到了赤虹家,一進門,他便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迫感??粗蛷d散落的木盒子和使用過的針筒,他立刻就明白發生了什么。

  

  他將東西丟到廚房后便立刻來到了二樓,二樓彌漫著一股香煙的味道。葉夕知道,焰從來都不抽煙的,

  

  推開門,只見焰非常笨拙的拿著未燃盡的煙頭,明明身體已經非常排斥的在咳嗽了??伤麉s拼命的往嘴里猛吸著煙,

  

  他試圖通過這種自殘的方式來讓自己不難過,不自責??裳蹨I卻還是不由自主的淌了下來。

  

  葉夕:赤虹焰你太懦弱了吧!這么點小事你就能哭成這樣?凍齡又不是去死,干嘛哭的跟死了親媽一樣!

  

  葉夕雖然嘴上說著生氣的話,身體卻還是不由自主的一把抱住了焰,

  

  這時的焰根本不像是一個三十幾歲的大男人,他將臉埋在了葉夕肩膀上,哭的更大聲了,

  

  焰:我……我知道……,這這……這會讓他恨我……一輩子……,可我為了……避免……,我只能……只能這么選擇……

  

  葉夕:我都知道,我明白,好了……不哭了……,你看我,不也活的好好的……

  

  葉夕一個勁的安慰著焰,焰在流淚,葉夕同樣也在……

  

  對于一個親眼見證過凍齡的人,沒有什么比將另一個人送上同樣命運更痛苦的了,明明知道這是錯的,卻還要繼續錯下去……

  

  葉夕:我買了你最喜歡的芒果慕斯,別哭了,不過是長不大了,沒什么大不了的,你看我不是過得很好嗎?有你這么好的照顧,我寧愿長不大呢,

  

  焰很清楚葉夕說的是違心話,還要為了哄他裝作無所謂的假笑,長不大,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會知道,那究竟有多痛苦……

  

  晚上…………

  

  羽:月狐哥哥!月狐哥哥!

  

  羽晚上下課一回到家就滿屋子的尋找月狐,葉夕問他也不說為什么,

  

  羽:月狐哥哥?

  

  最后,羽停在了月狐的房間門前,他輕輕的敲了敲門,將耳朵趴在了門上聽聽里邊有沒有聲音,

  

  葉夕:小羽,怎么這么著急找月狐哥哥呀?

  

  葉夕輕輕將羽抱了起來,羽摟著葉夕的脖子,目不轉睛的盯著月狐的房門

  

  羽:今天月狐哥哥是不是不開心呀?都不理我?

  

  羽顯得有些自責,他看了眼葉夕,又回頭望了眼月狐的房門,臉上也寫滿了小脾氣,

  

  葉夕:好啦,等會兒找月狐哥哥玩吧,咱們先去吃晚飯好嗎?爸爸還在下邊等你呢,

  

  說著,葉夕抱著羽緩步走下了樓,雖然答應了葉夕先下去吃飯,可是羽的眼神還是時不時的往月狐的房間那邊漂去

  

  焰:赤虹羽……,小羽字寫的不錯嘛……

  

  看著小羽從學校帶回來的作業本,焰很欣慰的拍了拍羽的腦袋,

  

  羽:爸爸,你知不知道為什么今天月狐哥哥不理小羽呀?他好像不太開心……

  

  焰:是嗎……,那晚上爸爸去看看月狐哥哥,葉夕哥哥陪小羽把學校里布置的作業做完好嗎?

  

  焰回頭看了眼葉夕,看見葉夕在對著自己皺眉頭,焰深知自己今早出丑了,也就沒過多的說話,

  

  焰:葉夕哥哥帶回來的芒果慕斯,很好吃的,小羽吃完蛋糕以后就去寫作業好吧?

  

  羽:嗯!

  

  晚飯后,焰將葉夕買給自己的蛋糕端給了羽,哄好了這邊的小祖宗后,焰長舒了一口氣,正在他轉身準備去月狐房間查看情況的時候,葉夕一把抓住了焰的手,

  

  焰:嗯?

  

  葉夕:月狐那邊我來搞定吧,你去陪小羽寫作業可好?

  

  一副懇求的樣子,葉夕抬起頭來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焰,之前這種輔導陪護工作都是由月狐完成的,葉夕最怕的就是和小孩子呆在一起了,

  

  焰:不不不,我相信你可以勝任奶爸這個工作的!加油!

  

  這么說著,焰化作了一團煙霧,消失在了葉夕面前

  

  葉夕:混蛋!

  

  葉夕暗罵了一聲后轉過身來依舊以微笑面對小羽,

  

  焰躲回了房間,長舒了一口氣……

  

  焰:葉夕,真是辛苦你了……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大喜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九鼎新材股票吧 好彩1论坛 产业基金配资比例 极速11选5走势图90秒一期 双色球公式永久不变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号码 喜乐彩玩法介绍 湖北11选五结果 网络赚钱加入团队 浙江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