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抉擇
2/227

2.抉擇

  以前的悅城還不是現在這樣一個多元化的現代都市,那時候,悅城作為赤虹族的大本營,拒絕了外族人的到來,城市管理趨于封閉,

  

  可就在20年前,一場災難,讓悅城的居民全部死于非命,而此時,鄰近的村莊只能聽著悅城的凄厲的哀嚎,卻無法伸出援手,隨后,如同核爆一般,整個城市頃刻間被移為了平地,

  

  至此,赤虹族也從歷史舞臺中退出,

  

  時至今日,悅城已經從一個封閉的部落轉化成為一個現代化都市,抱著夢想的年輕人都聚集到了悅城,各自為了自己的生活所忙碌著,

  

  或許沒有人記得,這座城市,在數年前,還是個人間地獄……

  

  2011年7月20號,晴,距離麟失蹤已經過去兩個月了,萬宗會仍舊沒有任何消息回來,也許,真的已經遇難了吧……

  

  放下筆,焰長舒了口氣,看著窗外的傾盆大雨,不知為何,他的腦海中竟飄過前段時間那個對他大吼大叫的小鬼頭了,

  

  焰:看樣子,估計大的是陰卷吧……,不知道最近怎么樣了……

  

  自言自語著,焰從靠椅上起身走向洗手間,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最近為了找那個人,他基本每天都徹夜不眠,精神都憔悴了許多,

  

  焰:或許,真的已經不在了吧……

  

  說著,焰拿起刮胡刀,將下巴上已經非常明顯的胡須刮了個干凈,臉上因為睡眠不好也長出了不少痘痘,他嘆了口氣,褪去了身上的衣物,走入浴室,打算將這萎靡不振的自己洗去,

  

  正在焰準備伸手開水龍頭時,放在洗漱臺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皺了皺眉頭,焰順手拿起掛在一旁的浴巾,將自己的下身包裹了起來,轉身走出了浴室,

  

  手機還在不停的響著,是一個不認識的號碼,

  

  就在焰伸手去拿電話的時候,電話聲卻停了,

  

  焰:誰啊……

  

  低聲抱怨著,焰轉身繼續準備洗漱,這時,電話卻再次響了起來,

  

  還是那個未知號碼……

  

  焰:你好?

  

  焰接起電話,沒好氣的講出了問候語,

  

  電話那頭:你好,是九尾家嗎?

  

  這時焰才反應過來,之前在調查那個人失蹤的時候,順手將那人名下的電話轉接到自己手機上了,而從那些電話轉接的來電,是不顯示號碼的,

  

  焰:算是吧,你有什么事情嗎?

  

  聽到焰的回話,對方顯然長舒了一口氣,

  

  電話那頭:我是糖果店的張姨呀!你們家沒有人嗎?我剛看見你們家的兩個小孩子朝著郊外的方向跑去了,這大雨天的,他們傘都沒帶!

  

  聽見電話一頭提到了九尾家的兩個孩子,焰立馬提起了警覺,

  

  焰:他們是往北邊的郊區走了嗎?

  

  電話那頭:是啊是??!大的那個就拿了一小塊布包著小的,好可憐的??!你們這些做大人的最近都跑哪兒去啦!這么小的孩子就丟在家里也不管管,我跟你說?。核麄儍蓚€孩子出了什么事情,你們這些做大人的后悔都來不及!

  

  只聽電話那頭的張姨嗓門一下子大了起來,焰頓時慌了神,大早上的,莫名其妙被劈頭蓋臉一頓罵,換誰都會懵住吧……

  

  焰:我們最近工作有些忙,小月可能想我們,去我們公司找我們了,我馬上去找他,真不好意思麻煩您費心了張姨……

  

  焰連忙打幌子,搪塞了幾句后便匆匆掛掉了電話,想到又是九尾家兩個小鬼的事情,他就頭疼,

  

  焰:居然還沒……

  

  這么說著,焰扭頭看了眼窗外,雨下的比剛才更大了,時不時的還傳出幾聲悶雷,這雨怕是一時半會兒停不下來,

  

  管他呢,先洗了再說……

  

  焰無所謂的攤了攤手,轉身關上了玻璃門,隨后,浴室里傳出了水花濺落地面的聲音……

  

  半小時后…………

  

  洗漱完畢的焰此時正悠閑地坐在餐廳享受著早餐,透過餐廳的落地窗,焰隱約可以看見庭院入口處的情況,

  

  根據剛剛糖果店老板所說,兩個小鬼往城北的郊外跑去了,出城的路是往城南,而往城北郊區的就只有通往赤虹家的這一條路,

  

  也就是說整個城北郊區,除了赤虹家以外,就只?;纳揭暗亓?,

  

  果然,如焰所想,沒過一會,一個幼小的身影出現在了庭院門口,

  

  焰:葉夕,放那個小鬼進來

  

  焰指了指窗外,坐在焰對面的葉夕扭頭觀望了下后便一溜小跑的離開了餐廳,

  

  此時另一邊,庭院門口,月狐抱著嬰兒,焦急的敲打著鐵門,手中的嬰兒時不時的攥緊了小手,臉上也浮現出了些許難過的表情,

  

  雨越下越大,悶雷的頻率也越來越密,兩個孩子身上早已被雨淋到濕透,看著觀光車緩緩開向門口,可月狐卻因為體力不支,跪倒在了地上,

  

  雖說赤虹家離城市也不算遠,但再怎么也有一兩公里,再加上下雨,月狐怕是早已支撐不住了……

  

  月狐:請……請救救我弟弟……

  

  小車停在了月狐跟前,看著眼前有過一面之緣的葉夕,月狐努力的將手中的孩子伸向他,

  

  葉夕:還站的起來嗎?

  

  接過孩子,葉夕一邊詢問著月狐的現狀,一邊將孩子身上早已濕透的絨布解開,換上了帶來的干凈浴袍,

  

  可這時,月狐卻已經昏死了過去……

  

  等到月狐再次醒來的時候,他已經被收拾得干干凈凈,一絲不掛的躺在舒適的大床上了,

  

  看了眼周圍,房間里開了暖氣,自己的額頭上也被貼上了退燒貼,可是他的身旁,卻少了一件對他來說非常重要的東西,

  

  月狐:小星!

  

  月狐起身四處觀望著,當他確認房間里沒有弟弟的身影準備起身出房間尋找弟弟時,一只大手抓住了月狐的胳膊,

  

  焰:發燒燒到這么高,居然沒有燒成個傻子?

  

  月狐扭頭一看,原本空無一人的身旁卻突然出現了一位身穿睡衣的大叔,

  

  焰:小家伙還蠻清秀的嘛?

  

  放開了月狐的胳膊后,焰輕輕的用手指沿著月狐的胳膊劃了一下,

  

  月狐看了眼焰,又看了眼自己一絲不掛的身體,他立馬拽過剛剛被甩開的被子,把自己包的嚴嚴實實的,

  

  月狐:我……我弟弟呢!

  

  看著眼前這色瞇瞇的老男人,月狐心里竟起了一絲恐慌,他直勾勾的盯著半臥在他身后的焰,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焰:別這么火大嘛……,話說,我再次救了你們兩個小鬼的命,你是不是應該給點什么作為回報呢?比如……,你的身體?

  

  月狐:呸!死變態!

  

  月狐毫無顧及的又朝焰臉上吐了口唾沫,不過這次,焰卻沒有露出生氣的表情,他仍舊笑瞇瞇的看著月狐,

  

  不過那笑容,只會讓人更加不寒而栗,

  

  焰:你覺得,以你現在的處境,還有的你選嗎?

  

  說著,焰從身后的紙盒中拿了張紙,擦干凈了臉上的口水,

  

  還沒等月狐反應過來,剎那間,焰已經將月狐按在了床上,月狐身上的被子也不知什么時候飛到了地上,

  

  看著眼前依舊笑瞇瞇的焰,月狐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月狐:你放開我!你這變態!

  

  看著焰的臉離自己越來越近,月狐別過頭去,閉緊雙眼,

  

  他知道自己沒有能力抵抗焰的壓迫,但他更不愿去接受這令人惡心的事實

  

  焰:怎么?是在害怕嗎?之前的火氣哪兒去了?不是說要打到我滿地找牙的嗎?

  

  這么說著,焰化作一陣煙霧,消失在了房間中,只留下了不知所措的月狐,

  

  叮鈴鈴鈴??!

  

  這時,一旁的座機響了起來,猶豫了片刻后,月狐接起了電話,

  

  焰:衣服在衣柜里,洗漱好后過來吃晚飯,

  

  電話那頭傳出了焰的聲音,說完焰便掛了電話,月狐還是沒有接受,剛剛還在房間里的那個人,是怎么憑空消失的,

  

  是自己在做夢嗎?

  

  月狐不禁對自己產生了疑問,

  

  另一邊,焰的房間里,小嬰兒已經因為掛了點滴,睡了過去,他緊緊的抓著被子,一旁,焰靜靜的看著熟睡中的嬰兒,眼神中流露出了父親般的慈愛眼神,

  

  葉夕:你很久沒有對事情如此上心了……

  

  一旁,葉夕端著溫水和毛巾,看樣子是剛剛為孩子清洗過身體,

  

  焰:是呀,也許他們兩個,會是赤虹家的最后一代了……

  

  焰輕輕用手指,挑逗著孩子,無奈的語氣,注定著這是一場持久戰

  

  葉夕:你準備和他們兩個說嘛?

  

  焰:不,暫時不準備……

  

  片刻后…………

  

  焰:背景想來我也不用再解釋一遍了,不過呢,這次你可能沒有再拒絕的機會了……

  

  餐桌上,看著月狐狼吞虎咽,焰卻沒有一絲胃口,他淺淺吃了幾口后便沒再動筷了

  

  月狐:怎么沒有,我要走你還能攔的住我不成?

  

  月狐吃飯還不忘抽出空頂句嘴,焰只能滿臉賠笑,也許是這段時間在外面,性子野了吧,焰只能這么安慰自己,這樣沒禮貌的小鬼,怎么可能是待人溫柔的麟的孩子,

  

  月狐:那是誰?

  

  這時,月狐指著旁邊電視柜上放著的一張圖片詢問著焰,扭頭望了眼照片,焰再次陷入了回憶中,

  

  焰:那是我哥哥麟

  

  一提到麟,焰的臉上瞬間變得幸福了起來,月狐若有所思得點了點頭,繼續埋頭狂吃,

  

  焰:你吃慢點,沒人跟你搶……

  

  月狐:話說你哥哥長的好像我爸爸呀?可是我爸爸比他帥多了!

  

  聽到月狐的話,焰笑的更尷尬了,

  

  焰:我想我的目的上次已經和你說的很清楚了,不過現在出現了一個新的狀況,因為你的錯誤選擇,我覺得你的輕率沒有能力繼承赤虹族的家業,所以,我可能只會重點培養你的弟弟,雖然養一個兩個對我沒有任何不同,但我只是想讓你知道,人需要為自己的錯誤買單,

  

  飯后,兩人坐在沙發上,焰從茶幾的抽屜中拿出了一份文件,

  

  月狐并沒有對焰的動作起任何反應,他只是繼續撐著腦袋,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焰:現在有兩個方案,第一,你作為家丁,寄宿在赤虹家,但你要保證不暴露所有的事情,第二,我會給你安排一個家庭寄養,這樣你也會有個不錯的生存環境,

  

  見月狐沒有反應,焰便繼續推進話題,月狐只是時不時的瞟一眼坐在一旁的焰,然后繼續看著地板做思索狀,

  

  焰:如果我是你,我會選擇第二種,你有著對弟弟的感情,等你以后長大了可以再來找你弟弟,但如果你留在赤紅家,我相信,不會有合適的機會讓你們相認的,當然,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他,服侍了他十幾年的仆人,其實是他的哥哥,

  

  這么說著,焰從抽屜里拿出了鋼筆,遞到了月狐的身前,

  

  焰:你可以考慮一下,這種決定,對你來說也許還太早了,

  

  說著,焰起身準備回房間,這時,月狐叫住了他,

  

  焰:你能保證,對小星好嗎?

  

  月狐抬頭看著焰,焰可以從月狐的眼神中看到對未來的不知所措,或許他知道,離開了這里可能這輩子就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弟弟了,但他還是希望能夠遵守和父親的約定,照顧好弟弟,哪怕如此卑微……

  

  焰:當然

  

  焰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緩步走向房間,輕輕關上了門,

  

  焰:你真的有把握,月狐他會選擇方案一嗎?

  

  葉夕坐在嬰兒床邊看著焦躁的焰,泛起了嘀咕,

  

  焰:我不知道……

  

  在沒有塵埃落定前,焰也許會在這種焦躁的狀態下度過每一分鐘,他不知道自己的抉擇是否正確,是否還欠妥當,

  

  焰:葉夕,你覺得呢?

  

  為了鞏固自己對決定的信念,焰還試圖通過詢問葉夕來獲得肯定,

  

  葉夕:既然是你確認的方案,那我會支持你的決定,月狐是為了星狐回來的,或許,真的會為了星狐而放棄一個更好的成長環境呢?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大喜彩票赚钱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