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狐
1/264

1.月狐

  爸爸……,為什么哥哥和弟弟都姓赤虹,而我卻姓九尾呢?

  記憶中,男孩拽著父親的手,他抬頭看向了站在身旁的父親,眼中散著渴望,

  可是,父親卻只是掙脫了男孩兒的手,毫無留戀的朝著不遠處的孩子們走去,將他丟在了身后……

  為什么……,難道,我不是你親生的嗎!為什么麟哥哥和小毅都是跟爸爸的姓!而我卻是一個不知道從哪里傳下來的姓!難道!我就不是爸爸你的兒子嗎??!

  男孩無助的哭喊在大人的眼中不過是小孩子的無理取鬧,可男孩又有什么錯?他只是……,希望自己的父親……,也能分一點愛給他……

  ………………………………

  2011年6月23號,小雨,今天回來的路上,在路邊看到了熟悉的面孔,就像是……小時候的我……

  放下手中的筆,焰抬頭看了眼桌子上擺放著的相片,相片里是三個年輕的面孔,從輪廓不難辨認出,站在中間的那個清瘦的小個子是焰,那站在他身旁的兩位,是誰呢?

  咚咚咚…………

  這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焰放下手中的筆,起身走向了門口……

  只見門口站著的是一個相貌十二三歲的孩子,他將手中的文件夾遞給了焰后,從口袋里掏出了兩張照片,

  少年:人找到了……,這是他們的近況,我已經安排了人員在他們身邊照應,最近連續的陰雨天,小的那個怕是要撐不住……

  說著,孩子將手中的照片也遞給了焰,瞄了一眼,焰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照片上是一個金色頭發的小男孩,看起來五六歲的樣子,在他的懷里,一個牙牙學語的嬰兒正緊緊拽著小男孩的衣服,

  焰:葉夕你覺得,我該怎么做呢?

  少年:我不發表任何建議,不過既然是他的孩子,我們多少也該提供些便利……

  這位被焰稱之為葉夕的孩子雖然沒有正面回答他提出的問題,卻也給出了自己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其實……,焰心里早有打算,低頭看了眼剛剛出門回來還沒來得及換下的西裝,他抬手抖了一下身上落著的浮灰……

  焰:聯系探子,收網吧……

  說完,焰帶上了房門,轉身朝著樓下走去,身后的葉夕從口袋里掏出了手機,撥通了通話記錄里的第一個電話……

  葉夕:行動

  …………………………

  城市的另一邊,集市街角,此時,一個衣衫襤褸的孩子正匍匐在角落的垃圾桶旁,注視著胡同里邊……

  這個胡同是一家面包店的后門,平常這個點正是面包店準備打烊的時候,面包店會把即將過期沒有賣完的面包扔掉,

  看起來,這個孩子是想要趁著這些面包還能裹腹的時候,收集一點填飽肚子,

  嘬嘬……

  這時,男孩的身后,一個年輕小伙子正貓著腰悄咪咪的靠近著他,聽見聲音,男孩下意識的轉過頭去,可還沒等反應過來,一只大手卻已經將男孩的嘴巴捂住了……

  小伙子:小聲點……,你想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每天來這里偷面包嗎?

  男孩看見身后的小伙子顯然大吃了一驚,見情況不妙,男孩下意識的想要逃跑,可再粗的胳膊終究拗不過大腿,正在男孩掙扎著從小伙子手中逃脫的時候,小伙子對著男孩笑了笑,

  小伙子:別怕,我不會抓你的,給……

  這么說著,小伙子從身后拿出了一個袋子,里面裝著一大包面包和一提盒裝牛奶,

  男孩看到小伙子手上的食物,眼睛都直了……

  小伙子松開了捂住男孩兒嘴巴的手,男孩兒下意識的瞟了眼小伙子手中的面包,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

  男孩:謝謝……

  一把從小伙子手中抓過口袋,男孩拿起口袋里的面包便開始狼吞虎咽了起來……

  看著面前的孩子還挺精神的,小伙子欣慰的笑了笑……

  小伙子:慢點吃,今天老板不在,我看你蹲在店門口觀望很久了,所以就打包好了直接給你,省得你去垃圾堆里翻,

  小伙子輕輕的拍了拍男孩的腦袋,隨后起身從口袋里掏出了煙盒和打火機,

  小伙子:我說,你就準備一直這么撿垃圾活下來嗎?你爸媽呢?

  點起香煙抽了一口,小伙子低頭看著蹲在地上啃面包的男孩,臉上浮現出了耐人尋味的表情

  男孩:我爸媽出遠門了,他們會回來的!

  啃完面包擦了擦嘴,男孩拿起牛奶暴力的咬開了盒子的一角,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著

  小伙子:話說,你不是還有個弟弟嗎?

  小伙子一邊抽煙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跟男孩搭著話,他東張西望的,像是在街上尋找著什么,

  男孩:弟弟被我藏起來了,我答應過爸爸媽媽要保護好弟弟的!

  三兩口喝完了牛奶,男孩將剩下來的牛奶胡亂塞進了口袋,起身四處張望著,他準備趁著小伙子不注意,偷偷溜走……

  猛吸一口煙后,小伙子長嘆了一口氣,他低頭看著鬼鬼祟祟的男孩兒,臉上的表情有了一絲陰影……

  小伙子:向東兩個街角的紙盒子里,好像有什么值錢的東西?還沒百天的話,應該會賣個不錯的價錢吧?

  說著,小伙子將手中還沒燃盡的香煙按在了墻上,男孩兒聽到身后小伙子古怪的話語,心里頓時一沉……

  男孩兒轉過頭來看向身后的小伙子,只見此時,小伙子的臉上逐漸顯露出了駭人的笑容……

  瞬間,男孩兒就覺得腦袋一陣眩暈,他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眼手中的口袋,那些包裝精致的面包上,白色的粉末格外的顯眼,

  那是糖粉,還是……

  小伙子:安眠藥好吃嗎?小鬼?

  將按滅的煙頭彈在了男孩的身上,小伙子臉上奸計得逞的笑容越發的張狂,顧不上自己的身體狀況,男孩連滾帶爬的朝著東邊跑去,他知道,現在比他更危險的,是他的弟弟!

  面包店往東兩個過道的轉角處,放著一個小紙盒,里邊隱隱約約傳出了孩童的呢喃聲,下午的那場大雨早已將紙盒打濕,在離紙盒不遠處,一輛黑色的轎車正停在路邊……

  看著男孩遠去的背影,小伙子從口袋里掏出了手機……

  小伙子:OK了……

  男孩跌跌撞撞的朝著紙箱跑去,超強的不適感已經讓男孩有些昏沉沉的了,

  眼看著就快到了,可下一秒,男孩就因為失去平衡,摔倒在了人行道上,手上袋子里的東西也撒了一地,

  這條路本身人流量就不多,加上現在已是深夜,整條街道上,只能聽見夏日夜鶯的驚叫……

  男孩拼盡全力撐起自己的身子,可是他卻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他的神智也已經因為藥物的作用開始模糊了……

  焰:或許這么做太卑劣了,不過,這也是為了你好……

  就在男孩即將昏死過去之時,一雙大手一把抱起了他,依靠著僅剩的一點意識,男孩從牙縫里艱難的擠出了幾個字……

  男孩:救救……救救小星…………

  …………………………

  當日深夜…………

  葉夕:九尾月狐,五歲,還沒有學籍資料,其弟弟似乎是被取名為了九尾星狐,現在為止還沒有滿周歲,

  焰:你覺得,陰卷是月狐呢?還是星狐?

  焰從葉夕手中接過資料,簡單的翻閱了一遍,在他們的身旁,小嬰兒安靜的蜷縮在被窩里,額頭上連著輸液管……

  焰:小家伙就有些發燒,對吧?

  摸了摸小嬰兒冰涼涼的小手,焰擔心的再次詢問著葉夕,葉夕翻閱了一下醫生留下的診斷書,肯定的點了點頭,

  焰:行吧,那你看著這邊,我去看看另一邊

  說著,焰起身走出了房間……

  深夜,透過窗戶,屋外一片漆黑,赤虹家這座府邸建在了遠離城市的郊區,一到夜晚外面連個鬼都沒有,

  要是陽卷的話,或許會哭鼻子吧?

  這么想著,焰伸手將窗簾拉了起來,沒了窗外的漆黑,走廊頓時明亮了許多,

  緩步走向客廳,焰一邊看著手中的資料,一邊哼著小調

  焰:是叫…九尾月狐……嗎……

  此時,在客廳的正中央支著一把小椅子,剛剛昏迷過去的叫月狐的男孩此時正被手銬固定在椅子上動彈不得,他惡狠狠的瞪著緩步走來的焰,一副要吃了他的模樣,

  俯下身子,取下了黏在月狐嘴巴上的膠布,焰一臉獻媚的對著男孩微笑示好,

  月狐:呸!混蛋!你想對我干什么!我弟弟呢!快把我弟弟還我??!

  月狐毫不客氣的朝焰的臉上吐了口唾沫,本來焰臉上還算看得過去的笑臉漸漸的變得猙獰了起來,他抬起手,輕輕的扶起了月狐的下巴,

  焰:小鬼,難道你爸爸沒有教導過你,小孩子朝別人吐口水是一種很不禮貌的行為嗎?

  抽了張紙將臉上的唾沫擦了干凈,焰的臉上又恢復了那張還算看的過去的笑臉,

  果然…………

  月狐:混蛋!有種你放開我!看我不把你打的滿地找牙??!

  這么說著,月狐扭動起了身體想要從椅子上掙脫,被言語激怒的焰的臉色再次變得奇怪,他緩緩松開了月狐的下巴后,轉而用大手輕輕的箍住了月狐的脖子……

  焰:小孩子在不認識的蜀黍面前要表現的乖巧一點,這樣才會討人喜歡,

  說著,焰手上的力度漸漸加大,月狐也感受到吸入的空氣越來越少,

  焰:不過你很慶幸,現在的我并不會那么容易生氣,但如果換做十年前,你現在該擔心的可能就不是是否還會活著,而是…

  這么說著,焰繼續加大了手勁,月狐能夠吸入的空氣越來越少,他的臉上也憋出了些許青紫色,

  焰:你的身體有哪一塊,會是完整的……

  就在月狐即將因為缺氧昏迷時,焰掐著點松開了自己的手,大量的空氣瞬間涌入了月狐的嗓子,他用力的咳嗽了幾下,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焰:我不會讓你那么輕易就死了的,我還有大計劃需要你協助呢……

  松開了月狐的脖子,焰起身坐到了一旁的沙發上,繼續翻閱著手中月狐的資料……

  焰:小鬼,我們做個交易吧,對你我,都有好處的交易,

  見月狐已經緩過神來了,焰便開始繼續推進起了話題,不過很顯然,月狐并沒有想要理他的意思,

  焰:如你所見,這棟屋子只有我一個人住,空曠的很,而我呢,單身一人,無牽無掛,也沒人繼承我這香火,

  說到這里,見月狐沒有在聽的樣子,焰還特地將月狐的腦袋強行扭向了他這一邊,

  焰:所以呢,我想,在你們兄弟中間,找一個繼承人,

  說完,焰松開了手,月狐并沒有對焰的話表現出多大反應,不過這也在焰的意料之中,

  焰:現在你的弟弟就在里面輸營養液,他的情況很不好,相信你自己心里有數,我覺得,如果留下來的話,對你對你弟弟,都是個不錯的選擇吧?

  月狐看著眼前滿臉堆笑的焰,心里止不住的火氣,他斷定焰和今天給他下藥的小伙子是一伙的,想著把他們照顧好了可以賣出一個高價,

  月狐:我不信你!你肯定是人販子!想要把我和弟弟賣掉!

  看著面前月狐堅定的眼神,焰嘆了口氣,

  焰:看來,談判失敗了呢……

  這么說著,焰從抽屜里取出了手銬的鑰匙,月狐一得到自由后便迫不及待的掙脫束縛沖向里屋,

  焰:小鬼,如果有困難可以來找我,赤虹家隨時歡迎你……

  看著月狐著急的背影,焰起身撣了撣身上的衣服,轉身朝樓梯走了去……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大喜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如何网上写小说赚钱 四川熊猫麻将手机版 赛车pk10技巧 微信捕鱼可以赚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 下载广东麻将游戏四 内蒙古11选五复式图表 捕鱼王2代 手机网游什么游戏赚 贵州捉鸡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