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異世
1/2507

第一章 穿越異世

  蒼穹大陸天星國,逝水宗綠竹峰上!

  “師傅,快看,小師弟快要醒了?!币粋€年紀在二十出頭,身形好動的青年說道,言語中充滿了興奮與激動。

  這位好動青年身旁還站著一位比他年齡稍大的沉穩男子,兩人均站在床前,目不轉睛看著床上的一老一少。

  床上坐著一位面容有些滑稽的光頭老人,老人雙手貼著一個少年的后背,似乎正在為其療傷。這位少年十五六歲,面容清秀,只是過于憔悴,充滿著病態。

  就見道道玄青色的氣流從光頭老人手中噴薄而出,每道都充滿著強大的能量,隨即進入少年的體內。宛如流淌的清泉,滋潤著少年枯竭的身體。少年全身都被神秘的氣息所充斥著。

  半個時辰后,光頭老人滿頭大汗,豆大的汗珠不斷滾落。顯然是消耗過多玄力所導致,不過少年也是略有起色。此時氣息均勻地躺在床上,仿佛隨時都能醒來。

  “師弟,不要擾亂師傅的心神,這毛手毛腳的習慣我說你多少次了,你還不知道悔改?!边@位沉穩男子輕聲呵斥道。

  這為沉穩男子名叫武剛。呵斥的正是之前好動的青年凌云。而坐在床上的光頭老者與病態少年分別是師傅玄空與小師弟秦葉。

  “大師兄我知錯了,我這不是看到小師弟好轉特別高興嘛,求求師兄饒了我吧!”凌云立刻就開始討饒道,語氣中充滿著頑劣。

  “好了,你們不必擔憂了,秦葉已經暫無大礙。他體內的邪氣我已經暫時壓制下去了,這次也不知怎么了,來的如此的突然?!惫忸^老者將秦葉輕輕放入床上,用衣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下床轉身對這兩位徒兒說道,不過聲音中充滿了疲憊。

  這位光頭老者身穿青色道袍,在道袍的心口處繪有一根綠色的青竹。這正是逝水宗綠竹峰的首座,玄空。而心口處的綠竹則是作為綠竹峰首座的標志。

  凌云聽完師傅的話面露喜色,可是武剛仍然愁眉緊縮,絲毫沒有開心的樣子。忍不住開口道“師傅,小師弟的邪氣每次來得是越來越重了。而且來勢越來越迅猛,若是下次再這樣,恐怕……”

  后面的話武剛沒說,但剩下的半句都能猜出來。就是下次再要復發恐怕就算師傅也無力回天了。

  光頭師傅玄空擺了擺手,目光凝視著秦葉憔悴的面容。語氣悠長地說道“無妨,這次是最后一次。東西基本都已經齊了!”

  “師傅,難道說已經……”武剛與凌云齊聲道,似乎都猜到了什么,聲音也失去了控制。

  正在玄空想要往下說什么,床上的少年身體卻動了動,緊接著慢慢睜開了眼睛。

  這是哪里啊,我不是已經死了嗎?剛剛蘇醒的秦葉見自己正躺在一個陌生的床上,眼前一個光頭老者,還有兩個青年男子盯著自己,樣子似乎十分怪異。莫不是玻璃吧,秦葉陡然打了一個冷顫。

  “徒兒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毙栈哪樕下冻隽艘唤z慈祥,輕輕摸了摸秦葉的頭說道。

  “小師弟,你可算醒過來了,擔心死我們了。凌云激動地說道。

  還好,還好,不是玻璃,是師傅與師兄。秦葉略微的送了一口氣,自己的清白總算可以保全了。

  “哎呦,我的頭好暈!”剛剛蘇醒的秦葉突然說了一聲頭暈,之后頭一歪,似乎昏迷過去了。

  “師傅,你快看看小師弟,他怎么了?”凌云看到秦葉突然昏倒,忙大驚失色地呼喚著師傅。武剛的臉色也露出焦急之色。

  玄空也被秦葉突然的情況嚇了一跳,忙用玄氣探進秦葉體內,檢查著秦葉的身體狀況。發現秦葉的身體狀況良好,這才放下心來。

  “放心吧,秦葉并無大礙,只是有些有頭暈,天色也不早了,我們先出去吧,讓他好好休息休息?!闭f罷玄空將秦葉的被子蓋了蓋,拉著武剛與凌云退了出去。

  當門關上的一瞬間躺在床上的秦葉突然睜開了雙眼,在床上坐了起來?!岸嗵澪覚C靈,裝作昏迷。不然待會肯定得露餡。如果他們知道他的徒弟、師弟此刻已經換了另一個人,定然宰了我不可。我目前可沒有這具身體的記憶,所以得想個辦法趕緊逃走,畢竟命最重要?!?/p>

  正當秦葉剛要起身逃離時,突然一陣覺得一陣天旋地轉,一股記憶爆炸似的向著腦海中涌來,頓時將秦葉刺激的頭目眩,天旋地轉。

  “這回真暈了!”秦葉臨倒前說出最后一句話,說完就直接栽倒在床上,人事不醒。

  秦葉整整昏迷了一個夜晚,到第二日清晨,方才蘇醒過來。醒來的秦葉也不再想著逃跑了,而是愁眉苦臉的在屋子里面不停地踱步,樣子如同一個怨婦一般。

  昏迷的這段時間秦葉將記憶全部接收過來。這具身體的主人叫秦葉,與自己生前的名字一樣。從小便生活在綠竹峰,武剛與凌云則是秦葉的兩位師兄,平日里待秦葉都十分的要好,師徒四人平靜地住在綠竹峰上。也不用像唐僧一樣去取經,無爭無斗,這似乎也是十分的完美。

  但秦葉的身體不知是由于什么原因,天生得了一種怪病。每月初一秦葉的身體便會蔓延一股邪惡之氣,這股邪氣來勢兇猛,很快就會將秦葉整個人吞噬掉。

  多虧師傅玄空,為其輸入大量純正的玄氣,才能將其暫時壓制住。但近些年來邪氣越來越重,來勢越來越迅猛,以致玄空都感到有些力不從心。

  由于這種邪氣,導致秦葉修煉了這么多年,修為還在玄者一重,在整個逝水宗都是排名倒數第一,淪為宗門的笑柄。

  這也間接導致了秦葉性格懦弱,平日里沉默寡言,腦子比起尋常人也是差了一截,說他是一個白癡也是并不過分。

  常年被身邊的四個隨從欺凌,每月發下來的靈石全被這四人索要,卻不敢告訴師傅與兩位師兄。就連師傅費勁千辛萬苦為他弄下的一樁親事,連提都未敢提一句。

  提起這樁親事還是發生在五年前,那年秦葉十一歲。玄空去飛霞峰找玄月,順手就帶著他的寶貝徒弟秦葉。到了飛霞峰玄空與玄月商談事情,就讓秦葉隨意走走,散散心情。

  秦葉誤打誤撞來到了飛霞湖邊,到了飛霞湖邊見到了讓他終身難忘的一幕。只看到飛霞湖邊有一堆女子的衣物,疊的是整整齊齊。

  秦葉往湖內看去,口水頓時流了一地。但見湖內有一美麗女子,婀娜多姿。年紀雖然略顯青澀,但身姿曼妙,仿若含苞待放的花朵。

  在湖水的浸泡下女子臉色有些微紅,正在不斷地用小手往身上拍打著水花,口中輕輕地哼哼著。

  “噗通!”

  秦葉聽著悅耳的哼哼,欣賞著秀色可餐的景色,身體不自覺地朝前邁了幾步,瞬間跌入湖中。

  “誰?”

  還在陶醉在碧水藍天之下的少女突然驚呼一聲,抬頭就看到正在水中不斷撲騰的秦葉。

  “救,救命??!”

  秦葉不會水,笨拙的雙手在水中不斷地折騰。萬幸跌落在湖邊,水并不深,胡亂掙扎的秦葉最終上來了。

  上岸后的秦葉睜開眼睛,見到一具雪白的酮~體在自己眼前一晃,彷如精雕細琢的璞玉一般,但僅僅是驚鴻一瞥,隨即便是被合體的衣衫所遮住了。

  “說,你是什么人?為什么回來到飛霞湖來偷看?”少女一邊扣著扣子,一邊對秦葉嬌喝道。

  身上濕漉漉的水滴不斷落到秦葉頭頂,那天然的體香侵襲著秦葉的鼻孔。盡管秦葉呆頭呆腦,但眼前秀色可餐的情景還是讓他不住的傻笑。

  少女見到秦葉還在傻笑著,就知道這個登徒子沒有一絲的悔改。本身少女就羞怒,現在化羞怒為力量。對躺在腳下的秦葉一陣拳打腳踢,踢得秦葉連連發出慘叫。

  幸虧玄空與玄月聽到了這邊的喊叫,連忙趕了過來。過來后發現秦葉已經被踢得血肉模糊,再若晚來一陣說不準性命都難以保全。

  護短聞名的玄空也是掛不住臉色,第一次對玄月師妹大聲呵斥,讓玄月給他一個交代。作為逝水宗第一高手,玄空發怒后果可是十分的嚴重。

  后來商議半天才達成一個決定,讓她這位徒弟成年后嫁給秦葉。但玄月也是有個要求,就是秦葉必須要比她弟子優秀,否則的話一切免談,玄空這才作罷!

  秦葉接收完記憶后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口中念叨:“兄弟你活的還真是不容易,死了對你來說是一種最好的歸宿,你放心吧,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你的老婆就是我的老婆,我絕對會給你一雪前恥?!闭f罷秦葉起身下了床,走出門外。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大喜彩票赚钱是真的吗